走進內蒙巴丹吉林 沙漠堛漲牉s寺廟人家

位於內蒙古阿拉善盟右旗境內的巴丹吉林沙漠,方圓40,000多平方公里,最高的沙山高500多米。在人們的想像中,巴丹吉林沙漠是那麼神秘而荒╮C然而,當地朋友卻告知,沙漠堥銋磞酗W百個大大小小的湖泊,還有羊群、駱駝、寺廟、人家……

去巴丹吉林的較便捷途徑,是先從深圳乘飛機到寧夏的銀川市(約3小時),然後花2小時車程到內蒙古阿拉善盟左旗(巴彥浩特),再乘5小時中巴前往右旗,最後轉乘當地的「北京」吉甫車,約3至4小時才能進入沙漠腹地。儘管路途遙遠且周折,但這正是探索處女地的代價和樂趣之一。

沙丘衝浪提心吊膽

從沙漠邊緣到沙漠深處的路是我走過的最提心吊膽、最難忘的路。那是一條沒有路的路,越野車就在鬆軟的沙丘上行走,一會兒在斜坡上橫穿,一會兒直衝上沙峰……比坐過山車還要緊張刺激。我們的司機是巴丹吉林村的村長敖其爾,他嫻熟的駕駛技術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他說﹕「在沙漠翻車是經常的事,有的車子側滾兩周之後又繼續行走,就像電影堛疑飺Y一樣……別小看我這輛破車,在沙漠堨忖騅i口車強多了,開茈汐棱q沒翻過車呢﹗」

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敖其爾憑什麼辨認方向﹖因為四周是一望無際的沙漠。原來生活在沙漠堛漱H都有一種天生的認路本能,用不茯搕荈妒漱閬魽A只是根據高大沙丘的形狀來辨認,敖其爾便說是憑感覺來認路。

綠洲天鵝湖如透亮寶石

在沙漠中足足顛簸了6個小時後,終於來到了努日圖的一個家庭。這一家的女主人烏呢爾.其其格是敖其爾的姊姊,她家擁有兩個大湖,眼前這個「天鵝湖」遼闊而美麗,予人深深的震撼,可惜季節不對,沒眼福看到越冬的天鵝,但不時有一對對紅雁在湖面愉快地掠過,「綠洲」這名詞用在這堿O最恰當﹕一片荒◥漱j漠中霍然出現一個寶藍色的大湖,遠遠看去,像一顆透亮的「綠松寶石」,湖畔有一片茂盛的蘋果園和隨風飄逸的蘆葦,映襯荋X個白色蒙古包,兩排平房構成的客棧就是我們下榻的地方。

沙漠珠峰前俯首稱臣

「必魯圖」是巴丹吉林的「珠穆朗瑪」,雖然高只不過500多米,卻是世界上最高的沙峰。筆者揹起沉重的攝影器材來到它面前,咬茪攀登足足兩小時,離峰頂約100米時,已經氣喘如牛,每一步踩進流沙堨u能向上前進不足2吋,攀沙山你需要手腳並用,而那似乎伸手就可觸及的峰頂卻是咫尺天涯,最終只得知難而退。

破廟只住有一個喇嘛

向沙漠縱深處進發,來到巴丹吉林沙漠的核心——蘇敏吉林湖。這埵薞茬戔K集的4戶人家(巴丹吉林沙漠只有25戶人家共90多人口),和擁有一座具250年歷史的「巴丹吉林廟」。已經破舊失修的寺廟堨u有一個喇嘛坐鎮。歷盡滄桑的巴丹吉林廟曾經輝煌過,廟奡蕈g有60多個喇嘛,文革時期,紅衛兵騎蚗d駝到此「破四舊」,地處偏僻的寺廟也難逃一劫。

沙漠堨悕韝H口少,居住分散,根本不可能成立學校,所有小孩只能送到右旗或其他縣城上學。可能是過慣了這種寂寞生活,所以當家堥茪F客人,他們會熱情接待,把家堻怞n的東西拿出來吃喝。這份熱情,與沙漠的荒涼,都讓千辛萬苦來到沙漠的旅人,牢牢的嵌進記憶堨h。

遊沙漠注意事項 廣 告 【明報專訊】(1)遊巴丹吉林沙漠最佳日子是8、9月,平均約攝氏25度,但早午晚溫差較大,需備風衣,外出時須帶備充足食水。

(2)沙漠紫外線極強,需戴太陽眼鏡及在手足臉上塗上太陽油。

(3)沙漠常有風沙暴,使用相機時要小心,盡量不要在沙漠奡姻飺Y。

(4)自助旅遊巴丹吉林沙漠,租車時建議盡量湊齊人數租兩輛車,因為沙漠婺U一壞車的話,還有一輛代步或救援。

(5)沙漠中無法與外界電訊聯絡,要做好準備。 豐年蟲成村民意外收入

【明報專訊】蒙古族村民都散落在大沙漠堙A每一家人都獨佔茪@個或兩個湖,村民的生活來源只靠牧羊、牧駱駝,但兩年前,湖泊中突然發現一種豐年蟲(當地人稱鹵蟲),這些作為高蛋白飼料是沿海地區養殖龍蝦的佳品,價格不菲,成為當地人意外收入。再加上近年不少科學考察團到來,除提供駱駝運輸,還有提供食宿、當嚮導,村民多了不少收入。

 

旅遊錦囊

【明報專訊】證件﹕回鄉證

機票﹕深圳至銀川,單程約1000至1400元(人民幣,下同)

交通﹕

.銀川至阿拉善盟左旗(汽車)20元

.左旗至右旗(中巴)約75至100元

.右旗來回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北京吉甫包車),6天每位計約1800至2000元(聯絡人﹕娜仁花,電話﹕+86 13565329678﹔敖其爾,電話﹕+86 13804738054

住宿﹕左旗賓館(標準房間280人民幣)、巴丹吉林沙漠旅館(包三餐)每人每天100至150元

 

巴丹吉林沙漠三“謎”

沙漠珠穆朗瑪如何形成?

巴丹吉林有個著名的奇觀:沙漠里到處可見高大沙山,相對高度一般是200-300米,最高的竟達500多米。這是世界沙漠中獨一無二的景象,巴丹吉林因這些沙漠珠穆朗瑪峰而聞名於世,美國宇航局稱其為全球最奇特的地貌之一。

沙山是如何形成的?見風就跑的沙子為何能堆成沙山,而且一動不動?對此,國內外研究者看法不一。有人認為,巴丹吉林的東南部被群山遮擋,這一地區又常年吹西南風,刮起的沙粒在山前堆積,久而久之聚集成山;也有人說,巴丹吉林一帶原本是丘陵地貌,沙化後,沙粒直接覆蓋在丘陵上而形成高大沙山。針對第二種說法,此次科考團成員、德國慕尼黑大學的沃爾夫艾姆教授告訴記者,他將在沙漠腹地探測高大沙山的內部是否有

關於沙山成型的最新說法是---地下水維持了沙山。前年年底,河海大學、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所、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等機構的研究人員聯合署名,在英國《自然》雜誌發表了《地下水維持高大沙山》的論文。文章指出,巴丹吉林沙漠的沙山數千年屹立不移的秘密在於:沙山含有大量水分,就是這些類似黏合劑的水分,幫助它們抗住了強大西北風的吹襲。此次科考團的負責人顧慰祖是這一研究小組的成員之一,他告訴記者:他們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是:沙漠之水從何而來”?

沙漠之水哪裡來?

巴丹吉林沙漠里有水,而且有很多水。未進巴丹吉林前,記者曾在離沙漠不遠的村莊看到汩汩冒水的自流井,問當地牧民:這泉水從哪兒來?所有人都手指北方,從那裡來。而北面,就是巴丹吉林。沙漠里來水,豈不是怪事?

沙漠里怪事更多。顧慰祖告訴記者,巴丹吉林的沙山獨一無二,沙漠里的湖也是獨一無二。研究者們在巴丹吉林沙漠深處共找到144個湖泊,總面積超過23平方公里。其中,72個湖泊常年有水,12個還是水質很好的淡水湖泊。最大湖泊面積達1.5平方公里,最深處16米。此外,顧慰祖還在一些鹽水湖的中央發現了不斷湧出淡水的泉眼,泉眼周圍則分佈著由碳酸鈣晶體沉積而成的鈣華。鈣華形成原理類似於鐘乳石,說明這裡的泉眼流水可能數千年未斷。

此外,巴丹吉林沙漠也非真正的不毛之地。沙山上長草,而且一直綿延到幾百米高的山頂;鹽水湖邊,蘆葦叢生。所有這些跡象表明,巴丹吉林沙漠里的確有水。

水從哪裡來?河海大學同位素水文學研究所所長陳建生告訴記者,巴丹吉林沙漠地下有豐富水量,且有強大補給,是一條有源的地下河。對此,科考團成員、德國國家研究中心水文研究所所長彼得表示懷疑。這次,他將帶各種測量設備進沙漠,要對那裡的水進行分解研究。也有人說,沙漠水來自降雨。對此的反對聲音更響。根據地球觀察8年來的測量,當地年水蒸發量4000毫米,而年降水量只有50毫米。

顧慰祖說,這次科考將在沙漠腹地儘量多地取得水樣,然後進行分析,希望可以追根溯源,尋找水的源頭。

沙塵暴源頭怎樣啦?

巴丹吉林沙漠被認為是中國數年來頻發的沙塵暴的沙源,這幾年,這裡總體的生態現狀還在進一步惡化。

巴丹吉林隸屬於阿拉善盟,該盟境內還有騰格里、烏蘭布和、雅瑪雷克三大沙漠。阿拉善盟國土資源局副局長關永義告訴記者,阿拉善盟總面積27萬平方公里,可以用三個“1/3”概括---1/3沙漠,1/3戈壁,1/3荒漠半荒漠草原。當地有句玩笑話:電線杆子還比人頭多。27萬平方公里上,人口20萬,也就是說,1平方公里養不活1個人。前不久阿拉善盟環保局和內蒙古航空遙感測繪院共同完成的一份檢測報告指出:阿拉善盟的四大沙漠已有7握手,土地沙化正在加劇,沙漠有連成片的危險,其中巴丹吉林的沙化速度最快,平均一天就擴大0.5平方公里。

沙漠援救其實已經展開。目前,阿拉善盟境內正在實施一系列水調配計劃,希望借此改善水環境。此外,國內不少科學家堅持認為,巴丹吉林底下藏有豐富的深層地下水,如果能夠知道它們的具體走向併加以合理利用,沙漠綠洲就不會消逝。來自德國的沃爾夫艾姆教授告訴記者,他從巴丹吉林最新的衛星照片上發現,相比20年前,有的沙漠湖泊面積的確減少了,但依然缺乏足夠的證據說明那裡的水環境正在惡化。實際情況究竟如何,沃爾夫艾姆認為必須經過實地測量才能確定,就像醫生給病人看病,巴丹吉林的現狀到底怎麼樣,必須兩腳踏到沙子上才能知道。”(本報內蒙古巴丹吉林專電)

鏈接

地球觀察研究所

成立於1971年的地球觀察研究所,以為可持續的將來找到出路為口號,每年在全球範圍內挑選科學研究項目併予以資助。這些資助費用大部分來源於世界各地的科學愛好者們的捐獻。研究所還呼籲科學愛好者們直接參與到科學研究中,併在全球範圍內設立了數百個項目,接納愛好者以志願者的身份自費參加。

迄今,該研究所共組織了近八萬名志願者為科學家義務工作,收到捐款近6000萬美元,使分佈在全球119個國家和36個地區的3000多個科學項目受益。今年,地球觀察研究所將組織3700名志願者,分別前往48個國家,為140個科學項目義務工作,其中中國有3個項目。

 

我國首個國家級沙漠地質公園選中阿拉善

本報訊巴丹吉林沙漠高大壯觀的沙山、敖倫布拉格流水蝕出的神奇峽谷、碧波蕩漾的居延海、生生不息的胡楊樹……所有這些組合到一起,就構成了阿拉善沙漠國家地質公園的全部景觀。

  近日,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沙漠地質公園同山東泰山、雲南大理等52家地質公園一同晉級為國家級地質公園,成為目前我國惟一的國家級沙漠地質公園。

  阿拉善沙漠地質公園位於阿拉善盟境內,規劃面積938.39平方公里,根據地質遺跡的分佈特點和類型組合,又劃分為巴丹吉林、騰格里和居延海三大園區。特殊的地理位置、地質構造、生態環境和氣候條件,形成了這裡以沙漠、戈壁、剝蝕平原、低山殘丘為主的高平原地貌特色。

這裡有我國擁有湖泊數量最多的沙漠,有世界上分佈範圍最大的鳴沙區和最高大的沙山,有左右西北生態環境的居延海,還有分佈密集、保護完好的恐龍化石和木化石等。

 

神秘的沙漠湖泊 ––內蒙古巴丹吉林沙漠的海子

漫無邊際的黃沙,走上三天三夜踫不到人煙的不毛之地,年蒸發量可以達到年降水量的100倍以上,風沙肆虐 內蒙古阿拉善巴丹吉林沙漠,在探險家們的筆下是如此寂靜荒涼,而沙漠之下神秘的水源,更令世人充滿迷惑。

湖泊密度無與匹敵

阿拉善的第二個沙漠巴丹吉林沙漠,也是中國第二大沙漠,高大的沙山之間,藍色的沙湖如圍棋子般密集排列,這裡最大的諾爾湖面積有1.5平方公裡,最大深度可達16米;其餘大都是小型湖泊,共有144個,密度之大無與匹敵。

水,在這裡從未謝幕。末次冰期以前,這裡相當濕潤,科學家們通過地質研究證實,這裡曾一度以河湖景觀為主。在高出現代湖面10米的地方,科學家們發現了淡水蝸牛的化石,根據碳十四年代測定,表明這裡的湖泊在全新世早、中期(距今約1.1萬年)的水位要比現在高很多,湖面也比現在廣。晚更新世(距今約12.5萬年)以後,青藏高原的迅速升起阻擋了來自印度洋的暖濕氣流,加上這裡遠離海洋,導致河湖水繫漸漸萎縮甚至消亡,促使沙漠大規模形成。

不過,水從不曾撤離巴丹吉林這個舞臺,巴丹吉林沙漠中大量湖泊的長期存在肯定是有地下水的補給。

阿拉善的沙湖一般都處在沙山的背風側,這個特征決定了湖泊不會被日益擴大的沙漠所掩埋;在以「山高、沙鳴、湖多、泉奇」著稱的巴丹吉林沙漠,它最特別的地方在於沙湖堿甜水相伴而生,且無論鼕夏,水位恆定,不增不減,這更加令人不解。

來自美國、德國、挪威、加拿大、法國等國的科學家組織的考察組多次進入沙漠,探究這裡奇特的地質水文現像。

神秘的補給水源

處在大漠腹地的巴丹吉林沙湖的水來自何處呢?

有觀點認為,巴丹吉林沙漠及其邊緣地區在以前應屬於一個統一的大湖,自全新世晚期以來,隨著氣候的逐漸干旱化,湖面開始萎縮,現今巴丹吉林沙漠東南部的眾多湖泊可能是古湖泊的殘留。然而,在這世界最干旱地區之一的阿拉善沙漠腹地,僅其中1.5平方公裡的諾爾湖每天蒸發掉的水量就足以滿足西北地區10萬人的生活用水,那麼,這巨大的蒸發量來自何處?沙湖要有充足的補給水源,這是巴丹吉林沙漠中大量湖泊長期存在的又一因素。也是研究者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是來自阿拉善惟一補給水源––黑河嗎?有人認為巴丹吉林的地下水來自黑河的滲漏補給,然而試驗表明,黑河水與巴丹吉林沙漠中的湖泊水在同位素組成上完全不同,所以這種可能性不大。

因為降雨量與蒸發量相差近千倍,降雨根本不可能形成地下水。那麼,巴丹吉林沙漠豐富的地下水究竟來源於哪裡呢?

各種爭論有待論證

2004年,河海大學的陳建生教授在英國《自然》雜志上發表了他的新觀點––地下水維繫著高大沙山的景觀。他認為在沙漠下面隱藏著一個大型的地下水庫,這個大型地下水庫與500公裡以外的祁連山冰川積雪之間,更存在著一條巨大的「調水通道」––祁連山深大斷裂。

雪水融化後沿著強滲漏帶或山前大斷裂補給到深部,穿過龍首山直接補給到巴丹吉林沙漠及其下遊地區,但由於祁連山距離巴丹吉林沙漠地區較遠,且雪水要到達巴丹吉林沙漠地區所要穿過的地區的地質構造非常復雜,巴丹吉林沙漠湖泊水是否來自祁連山雪水還有待進一步論證。

中科院寒旱所的王濤教授則認為巴丹吉林的高大沙山是天然的「固體水庫」。高大的沙山是大氣降水的儲存體,沙山上的干沙厚度一般僅有30釐米,干沙下面的濕沙層中則可以以各種形式吸附水。由於沙山高大,水平單位面積內所占的空間體積也大,所以可儲存更多的大氣降水,在低窪處彙集成湖泊。

所有的爭論還都有待進一步的論證。

沙湖群年華老去

經過多少年滄海桑田的變化,巴丹吉林沙漠留給我們如此眾多而又美麗的湖泊,那麼這些湖泊命運將會如何呢?盡管有充足的地下水補給,但沙湖群正在一天一天老去。

有的湖面上長滿了看似生機勃勃的水生植物,但其中暗含的殺機就是「富營養化」––湖面碧綠的浮萍代表的居然是「死亡信號」。在可預見的不久將來,它就會因為植物的營養成分(氮、磷等)的不斷補給、過量積聚而成為一潭死水。

湖泊是有生命的,像人一樣,它的一生經歷著幼年期、青年期、壯年期、老年期。當湖水開始越來越堿的時候,說明它已經開始老去,因為鹽湖一般都經歷了由淡水湖到堿水湖再到鹽湖的生命歷程。

巴丹吉林沙湖普遍出現旱化跡像,大部分湖邊緣已經析出白色的鹽,存在鹽堿化。因此,在與沙的長期對峙中,湖水的力量越來越弱了。保護水源、保護這片「漠北江南」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東居延海生態改善

本報訊我國沙塵暴源頭之一的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額濟納旗東居

延海,由於黑河水成功分水,目前生態狀況明顯改善,東居延海周邊現

已恢複綠地面積約1.5萬畝。

  黑河流經青海、甘肅和內蒙古,東、西居延海及周邊的額濟納綠洲

是西北和華北地區重要的生態屏障。由於過度開發,黑河上中游截流量

猛增,下游來水量銳減,直接導致下游額濟納綠洲萎縮和居延海乾涸,

淪為沙塵源地,成為西北和華北地區沙塵暴的重要起源地之一。資料顯

示,從上世紀60年代到目前,黑河流入額濟納的水量已由每年10多億立

方米減至2億立方米左右,而東、西居延海分別於1961年、1992年相繼

乾涸,造成居延綠洲大面積退化、萎縮。嚴重退化的草場面積已達4950

多萬畝,草本植物由200多種減至80余種。

  2000年以來,我國6次調黑河水進入東居延海,顯著改善了下游沿

河生態狀況,初步扭轉了下游地區生態持續惡化的局面。

 

科學與理性:防沙治沙新邏輯

僅僅在1個多月前的5月7日下午,內蒙古阿拉善地區發生了今年以來最強勁的一次沙塵暴。半個小時里,天昏地暗,飛沙走石,能見度只有10多米。此後幾天,我國北方大部分地區出現了沙塵天氣。

早在幾年前,內蒙古的一位生態學專家就反話正說:“我們應該感謝沙塵暴,它吹醒了人們對土地沙漠化的警覺,併開始大規模進行生態建設和防沙治沙。”確實,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每年平均10多次的沙塵暴,把我國土地、草原“三化”(退化、沙漠化、荒漠化)的嚴峻生態形勢通過風沙傳遞到全國各地乃至相鄰地區和國家。人們開始在大自然的懲罰中反思自己的行為,併從實踐中總結出防沙治沙的新的方法。

“總體惡化”還是“局部惡化”

2004年中國草業科學大會提供的資料表明,我國的乾旱和荒漠化主要發生在西部,而草地的沙漠化、荒漠化最為嚴重。中國草地為4億公頃,其中北方溫帶草原3.13億公頃,大部分分佈在東北平原以西,沿內蒙古南緣、經黃土高原東側至青藏高原東緣一線以西的廣大地區。這裡是乾旱、半乾旱、高原高寒地區。這條蔓延4500公里的綠色自然保護帶,是中國大陸乃至許多亞洲國家很重要的生態屏障。中國的重要江河源頭在草原地區。但這些地區草地的“三化”面積約為9000萬公頃,佔總面積的三分之一,併以每年66.7萬公頃的速度發展。沙化的速度高於建設的速度。華北、東北、西北地區有1333.3萬公頃的農田受風沙侵襲。同20世紀50年代相比,我國草地草產量下降30%-50%,牧草質量變劣,毒草害增多。寧夏97%、新疆61%、內蒙古59%、青海56%、甘肅48%的國土面積發生了沙漠化、荒漠化。我國草地生態處在“局部改善、總體惡化”的趨勢。

自2000年我國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以來,國家加大了生態建設和保護的投入力度,積極實施退耕還林、天然林保護、京津風沙源治理、“三北”防護林建設等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再加上2002年以來,西部降水增多,生態保護力度加大,生態惡化出現了趨緩的勢頭。一些地區便急不可待地宣佈“沙漠化擴展趨勢得到整體遏制,出現局部惡化、總體好轉的好勢頭”的論斷。

中國草業學會理事長、內蒙古農業大學教授雲錦鳳指出,生態建設和保護是一個長期過程,草原的恢複需要相當長的周期,而有的已不可能恢複。我們要科學理性地認識生態建設和保護,不能盲目樂觀看待剛剛出現的好勢頭。實際上我國草地生態“局部改善、總體惡化”的趨勢依然沒有改變。我們必須持續不斷加大投入力度,如果稍有倦怠,不僅前幾年的努力會付諸東流,而且沙化的速度還會加快。

種樹還是種草

從過去鼓勵開荒墾地到今天的退耕還草,國家生態建設和保護的思路漸漸明晰起來。但在這個過程中,有人卻陷入了新的誤區。

內蒙古大學副校長、生態學博士楊?巒□多年的生態研究發現,在乾旱地區大規模種樹並不一定是最好的辦法。在西部地區,我們可以看到有許多稀稀拉拉的“老頭樹”,這些樹生長了幾十年,永遠長不大。過去種植的許多大片林地,在長年乾旱少雨的氣候下,漸漸枯萎死亡。由於林帶不能成片成活,防風固沙的作用起不到,反而像抽水機一樣抽干了寶貴的地表水,進一步影響了其他地表植被的生長。西部的生態建設應該採取綜合措施,林草灌喬木結合種植。他反對單一種植,特別是反對單一種樹。

農業部草原監理中心主任宗錦耀也指出,沙化大都發生在乾旱半乾旱地區,這些地區不適宜林木的生長。由於國家退耕還林還草政策中,還林比還草給的投入和補貼更多,所以有的地方為爭取項目,借退耕還林為名毀草植樹。違背自然規律毀草植樹,會造成新的惡果。草毀了,樹也無法成活。現在需要調整,加大對還草、種草的政策扶持。

內蒙古鄂爾多斯地區近幾年大面積種植牧草和灌木,已取得了防沙治沙明顯效果,他們得出了“種樹不如種草”的結論。

人進沙退還是人退沙退

造成土地荒漠化的原因,除乾旱少雨的氣候因素外,更主要的是人為因素。具體表現在4個方面:一是濫墾。許多地區無節制地毀草開墾,造成一年開草場,兩年打點糧,三年五年變沙梁的現象;二是濫伐濫牧。對林地草地無限制的索取已超過了大自然的自我修復能力;三是濫采。每年春秋雨季,大批人員湧入草原采挖髮菜和中藥材,加上各種采礦工程大面積毀林毀草,導致沙化問題日趨嚴重;四是濫用水資源。一些地區由於大規模開采地下水,導致水位急劇下降,大片植被死亡。

據內蒙古大學著名生態學家劉鐘齡分析,在“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盲目思想指導下,1958年以來,在草原腹地曾發生了幾度開墾草原的浪潮,進行粗放的耕作經營。“文革”期間,在“以糧為綱”、“牧民不吃虧心糧”的政策誤導下,濫墾草原。上世紀80年代,又在“向草原要糧”的指導思想下擴大草原耕地。90年代,在“增草增畜”的口號下開墾草原種植玉米。半乾旱草原的土壤水分和養分資源有限,雖然短期內可能獲得一定收益,但不到10年耕作的土壤就會明顯衰退,繼而發生嚴重的土地沙化。這是草原發生荒漠化的重要原因,是值得記取的歷史教訓。

教訓使人清醒。2000年以後,我國西部地區開始重新審視人與自然的關係,提出了“人不能過度侵擾草原”、“給草原休假”、“生態移民”等全新的生態建設理念。

針對過去重利用、輕保護,重索取、輕投入,過分強調草原的經濟功能,單純追求牲畜數量的增加,對草原掠奪性經營的做法,通過6種新制度進行生態建設和保護。它們分別是草原保護制度、退耕還林還草制度、草畜平衡制度、禁牧休牧輪牧制度、舍飼圈養制度和生態移民制度。內蒙古農業大學對錫林郭勒草原季節性休牧實驗證明,從4月到6月休牧50到60天,不僅使天然草原植被得到了有效的恢複,而且產草量也增加了20%─30%。一般而言,生態移民轉移牧民1000人左右,可使3000平方公里的草原得到保護。目前在內蒙古,農牧民積極響應國家“禁牧、休牧、輪牧”號召,顧全大局、犧牲個人利益,他們寧可少養畜減少收入,也不再向草原作掠奪性經營。每年全區實施草畜平衡的草場面積達5.2億畝,禁牧休牧面積達6.1億畝,90%以上的草原得到休養生息,廣袤的大草

原有望恢複碧浪連天的景象。過去是人進沙也進,而現在人退沙退的效果卻充分顯現出來。

沙產業和草產業能否成亮點

人類生存和生態保護是不是永遠對立的矛盾?目前存在兩種片面認識,一是片面強調農牧業的生產,滿足人的生活需求,忽視生態保護。二是片面強調生態保護,一禁了之,工作方法簡單,對農牧民生產生活缺乏統籌考慮。內蒙古沙產業協會秘書長郝誠之經過多年的調查研究認為,大力發展沙產業和草產業是實現沙漠增綠、農牧民增收、企業增效良性循環的又一條防沙治沙之路。

沙產業、草產業理論是著名科學家錢學森院士1984年6月28日應邀給《內蒙古日報》發表專論時提出來的。他強調,要變防沙、堵沙為科學經營沙漠,與沙漠和諧共存,充分利用沙漠戈壁地區的太陽能(如日照、溫差)等有利條件,推廣使用節水技術,搞知識密集型的現代化農產業,高度重視發展沙產業和草產業。

發展沙產業和草產業就是推動農牧業產業化。在內蒙古,以“伊利”和“蒙牛”為龍頭,拉動奶牛養殖業發展;以“草原興發”為龍頭,拉動肉牛、肉羊發展;以造紙企業拉動沙柳種植、以藥品企業拉動中草藥種植。已有上百家企業形成“企業+基地+農戶”的產業化模式。這種模式使農牧民用較少的土地和草場發展了高效養殖業和種植業,繼而騰出大片的土地和草場進行“退耕還林”、“退牧還草”。實踐證明,大力發展沙產業和草產業不僅有經濟意義,而且有社會意義和生態意義。

郝誠之說,傳統的草原畜牧業走向新型的生態畜牧業,恰恰是在生態建設、退耕還林、退牧還草和採用禁牧、休牧、輪牧及圍封轉移等各項新的生態保護措施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現代生態草原畜牧業的核心是科學化,特徵是商品化,方向是集約化,目標是產業化,龍頭是名牌企業。這裡的關鍵是龍頭企業和名牌的帶動。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不同於工業企業,它下連著生態效益和農牧民的生存,受氣候和疫病影響較大,有時候非常脆弱,需要國家各方面大力扶持和保護。只有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大批湧現,做大做強,沙產業和草產業才能成亮點,中國的防沙治沙才能走上人口、資源、環境協調發展的科學理性軌道。

 

防治荒漠化:制度高於技術

世界防治荒漠化和乾旱日,這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日子。

  這個日子,讓人想到漫漫沙塵、茫茫沙海,想到乾涸的土地、蒸干

了水分的枝杈、卷曲焦黃的枯草和奄奄一息的動物,想到死亡。

  這個日子,也讓人看到希望。因為這個日子的確立,本身就體現了

人類對自身和對周圍環境認識的飛躍,它是人類開始覺悟的一個標誌性

的日子。

  這個日子或諸如此類的日子,正在喚醒越來越多的地球人,正在教

會人們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道理。

  年年有今日。盡管我們每年都要重複這個日子,都要做同一主題的

報道。但再一次面對這個日子,我們仍然無法漠視它,無法裝作無所謂

的樣子,我們的心繞不開它,正如我們躲不過沙塵暴。

  作為報人,我們必須盡一份職責。我們希望通過我們手中的筆,讓

更多的人認識自然,瞭解荒漠,參與環境保護。

  10多年來,我國在防治荒漠化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值得大書特書;

但在荒漠化防治中依然存在一些問題,併面臨著重重困難。值此第11個

世界防治荒漠化和乾旱日之際,記者採訪了中國林科院首席專家盧琦。

  請問,我國在荒漠化防治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和困難是什麼?您長期

從事科研工作,能否先談談在科學技術方面存在的問題。

  盧琦:技術創新是科學研究永恆的主題。幾十年的實踐使我們認識

到,過去的許多做法欠缺長遠考慮。目前我們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

就是在對影響荒漠化的自然、社會等各方面的因素還沒有完全瞭解,在

學術界依然存在不同認知的情況下,如何使不同利益方認識到荒漠化問

題的嚴重性和緊迫性,及時併一致地行動起來。沒有全體利益群體的共

同參與,荒漠化防治很難取得全面的、根本性的進展。當經濟、社會因

素與生態環境不相協調時,人為活動所導致的荒漠化就成為防治荒漠化

的最大障礙。在這種情況下,政策和機制就會超越技術,成為決定荒漠

化防治進程的關鍵因素。

  是否可以說,政策和機制已成為我國治沙速度和沙產業發展的最大

制約因素?

  盧琦:我們現在總結了一句話,不知道准不准,叫制度高於技術。

現在治沙的最主要制約因素不是技術,而是機制。如何把現有的實用技

術應用到治沙第一線,如何建設好、利用好制度和政策來協調經濟發展、

社會平衡與生態保護之間的關係,引導或指導土地退化地區、沙化嚴重

地區走上一條可持續發展的治沙道路,是當前最迫切的任務。

  機制的核心是什麼?治沙必須保護土地,但是要提高生活水平,又

必須利用土地。尖銳的矛盾擺在這兒,怎麼解決?

  盧琦:這就是為什麼我國要在2000年以後改變過去單一植被建設的

模式,逐漸通過政策引導發展綜合生態系統管理,實行生態成本社會化,

引入生態補償機制等。目前,我國在完善生態稅制、生態保險制度和發

行生態彩票等其他政策手段的運用方面,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然而再好的政策手段,沒有良好的機製作為保障,也難以付諸實施。

比如,由於目前我國尚未建立完善的生態稅收體系,稅收在環境保護中

的重要作用未得到充分而有效地發揮,存在著諸如保護生態環境的主體

稅種缺位、立法層次低、優惠形式單一、配套稅種調節範圍過窄等問題。

這些貌似政策制定方面的問題,實際上卻是制度保障問題。試想,以生

態補償機制為例,如果沒有合適的機制保證合理確認生態服務的受益方、

服務的提供方、受益的價值、服務的機會成本、收集和分發補償費的渠

道,生態補償機制政策能夠貫徹執行嗎?而這些貌似簡單的問題,一到

了實際操作層面,就面臨重重困難:沙塵暴到底吹到了誰的頭上,每個

人的損失是多少,不同人群又願意支付多少?而在這些支付意願中,實

際可以收取的又是多少?另一方面,收到的錢如何使用才能緩解荒漠化,

由誰負責,如何分攤……無數國際、國內實例證明,成功的項目和政策

的背後,都有著合理機制的支撐。

  剛纔談到資金問題,您認為哪些方面需要調整或改進?

  盧琦:資金問題可以概括為3個制約:總量不足的剛性制約、結構

性短缺的彈性制約和投資方式單一的隱性制約。

  雖然我國這些年來投入大量資金防沙治沙,但由於風沙線過長、面

積過大,要一次性全面治理,以我們目前的國力尚難以在短期內拿出如

此巨額的資金,只有依照”先易後難、先近後遠”的投資安排。“十五”

和“十一五”期間重點是“京津風沙源治理工程”,目前該治理已取得

顯著成效,但僅僅靠生態治理和國家投入並非長久之計。要找到一條可

持續治理和發展之路,產業投資和產業政策可能起著決定性作用。這就

要求我們調整投資結構,從單一的生態治理投資逐漸轉向生態、產業、

社會等多個方向和領域。吸引資金,需要當地有完善的引資渠道、有效

的辦事程序和良好的投資環境,而這些條件在大部分沙塵源區都不具備。

其症結之所在,還是投資機制不完善:投資力度需要加強,規模需要擴

大,速度需要提高,當地的吸收、消化能力也要提高,而且要從多方面

尋找投資和融資途徑。而這又需要通過合適的政策來保證投資融資渠道

的順暢。

  如何建立合理的機制呢?

  盧琦:還沒有成熟的想法,但初步考慮首先應該協調好以下幾個關

系:

  一是不同利益群體(或稱上下游)之間的關係。一方面,東部相對

發達地區,以及日本、韓國等受沙塵暴影響國家,只重視或者說僅僅看

到沙塵暴的直接影響和危害,而對於防治土地沙化缺乏“有效需求”。

另一方面,沙塵源區的群眾缺乏從根本上解決當地生活、生存與土壤保

護、水土保持之間矛盾的辦法和手段。下風地區對塵源區的各種投入,

由於藥不對症,無法起到根治的作用,只能緩解現有的症狀。這個問題,

可以部分通過加強對援助方和政策制定者的社會生態學教育,以提高他

們對沙塵暴各種成因的認識來解決。對於塵源區的群眾,包括地方領導

幹部在內,應進行長期不懈的能力建設,併盡可能在不改變當地文化和

風俗的情況下,普及能減少或不破壞環境的生產、生活方式。

  二是生態、生產和生活三者之間的關係。一方面,要積極調動資源,

借西部大開發的東風,創造性地運用多種政策手段,鼓勵多種投資方式;

另一方面,應該積極尋找和創造生態、經濟雙贏的辦法。比如說,在干

旱地區種植極耐旱的沙生植物梭梭和與之共生的珍貴藥材肉蓯蓉,既可

以利用梭梭固沙,又可以從肉蓯蓉中得到經濟效益。這種做法在阿拉善

地區已獲得成功。但是這種辦法的推廣,還要依靠各級政府、各種非政

府組織、發展機構及其合作來完成。

  三是短期利益和中長期效果之間的關係。防治荒漠化的關鍵在於從

根本上遏制長期的、緩慢的土地退化。然而一般官員的任期只有幾年,

遠遠短於防治土地退化的成果可以顯現的時間。對於自己栽樹,別人乘

涼的事情,缺乏有效的評估和激勵機制。而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進行機

制改革,改變官員的政績考評、激勵機制,提高決策透明度,增加公眾

參與,取得利益相關方對決策過程的充分參與,平衡各方的利益,避免

邊緣化特定社會群體或個人,以免產生更深層次上的社會矛盾。

 

荒漠化正向我們逼近

漫天黃沙像一張大網突然地鋪了過來,一時間天昏地暗,行人不得不抬起手臂遮住眼睛,道路上的汽車車燈紛紛閃亮,騎自行車的人被迫停下來,躲在旁邊的樹下……這不是電影里才有的鏡頭,如今它頻繁地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沙塵暴對北方的人們來說并不陌生。可是對於產生沙塵暴的源頭荒漠化,也許了解的并不多。

 

  國家林業局副局長祝列克在前不久的一次關於防沙治沙工作的會議上,公佈了一組驚人的數字:全國現有沙化土地174.3萬平方公里,佔國土面積的18.2%。據專家測算,中國每年因土地沙化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高達540億元,直接或間接影響近4億人口的生存、生產和生活。土地沙化地區的人們觸手可及的幹旱、貧瘠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有所體驗,但每年春天讓人心悸的沙塵天氣也在昭示荅蹎z化正向我們步步逼近。

 

  “地球癌症”的病因

  土地沙化被稱為“地球癌症”,病因複雜,既有近年來全球氣候變暖、持續幹旱等自然因素,更有不合理的人為活動的原因。“沙漠化主要由缺水引起。沙漠化嚴重的原因有兩方面,一是自然因素,一是人為因素,很大一部分荒漠化的加重,人為因素是主要原因。”一位在甘肅省從事荒漠化治理工作多年的老專家這樣告訴記者。

 

人為因素一:濫牧

  人為因素有很多方面,濫牧是其中最嚴重的一項。長期以來,我國超載放牧現象極為普遍,建國以來,我國牧區家畜由2900萬頭(只)增加到9000萬頭(只),大部分草場超載率為50%—120%,有些地區甚至高達300%。過牧導致草場急劇退化、沙化。內蒙古、新疆、甘肅由於過度放牧使草場退化面積已分別上升到草地總面積的51.8%、63.6%和87.8%。

 

  人為因素二:濫墾

  其次是濫墾。人口增長過快,土地不能擴張,使人口和耕地比例失調,許多地方無計劃地進行開墾,邊開墾,邊撂荒,沙化不斷擴展。如內蒙古烏蘭察佈盟的商都縣,在1929年剛建縣時,只有8萬人,1982年有居民35萬人。1994—1999年間全國在固定沙地及草地上開墾的耕地面積達1.7萬平方公里,年均開墾3400平方公里,其中一半以上變成流動和半固定沙地。人為因素三:濫伐

 

  還有多年呼籲禁止的濫伐。亂砍濫伐直接毀壞了沙區寶貴的林草植被。植被建設速度趕不上破壞速度。新疆和田地區因砍伐燒材,使胡楊、灰楊等天然荒漠林每年破壞達760公頃、5年共破壞3800公頃。

 

  人為因素四:濫採濫挖

  沙區濫採中草藥材、採礦的現象也十分突出,加速了荒漠化的形成。據統計,內蒙古全區在上世紀90年代後幾年間因採發菜破壞草原面積達1.95億畝,其中6000多畝已經沙化;四川省若爾蓋盛產名貴中藥材100多種,一到採藥季節,全國各地每年湧入該地採藥材的達10餘萬人,遍山濫採濫挖,造成極大破壞,誘發了土地沙化。

 

  人為因素五:過度用水

  水資源的不合理利用也是荒漠化發生的誘因。上遊過度用水,導致下遊地區植被迅速退化,土地嚴重沙化。內蒙古阿拉善盟,歷史上曾有“居延大糧倉”的盛名,由於上遊地區大量使用黑河水資源,進入綠洲的水量由60年代9億立方米減少到現在的不足2億立方米,東西居延海已幹涸,1400萬畝梭梭林枯死。

 

  荒漠化的“并發症”

  土地的荒漠化和沙化會帶來很多的“并發症”。

  并發症一:可利用土地資源減少

  20世紀50年代以來,全國已有67萬公頃耕地、235萬公頃草地和639萬公頃林地變成了沙地。內蒙古烏蘭察佈盟後山地區、阿拉善地區、新疆塔里木河下遊、青海柴達木盆地、河北壩上地區和西藏那曲地區等地,沙化地區平均增加4%以上。由於風沙緊逼,成千上萬的牧民被迫燊往他鄉,成為“生態難民”。

 

  截至2004年,全國荒漠化土地為263.62萬平方公里,佔國土面積的27.46%。全國沙化土地面積為173.97萬平方公里,佔國土面積的18.12%%。國家林業局提供的資料顯示,上世紀末,沙化每年以3436平方公里的速度擴展,每5年就有一個北京市的國土面積因沙化而失去利用價值,全國受沙漠化影響的人口達1.7億。并發症二:土地生產力嚴重衰退

 

  土壤風蝕不僅是沙漠化的主要組成部分,而且是首要環節。風蝕會造成土壤中有機質和細粒物質的流失,導致土壤粗化,肥力下降。據採樣分析,在毛烏素沙地每年土壤被吹失5—7厘米,每公頃土地損失有機質7700公斤,氮素387公斤,磷素549公斤、小於0.01毫米的物理粘粒3.9萬公斤。中國科學院寒旱所測算,沙漠化致使全國每年損失土壤有機質及氮、磷、鉀等達5590萬噸,摺合化肥2.7億噸,相當於1996年全國農用化肥產量的9.5倍。

 

  并發症三:自然災害加劇

  還有一個最能讓我們有直接感受的危害,那就是導致自然災害加劇,沙塵暴頻繁。國家林業局防沙治沙辦公室主任劉拓告訴記者,全國特大沙塵暴上個世紀50年代發生了5次,60年代發生了8次,70年代發生了13次,80年代發生了14次,90年代發生了23次。但進入新世紀以來,沙塵暴是逐年遞減的趨勢,2001年發生了13次,2002年發生了11次,2003年發生了2次,2004年發生了6次,今年在北京地區就更少了。不僅如此,根據北京市環保局監測的數據,北京城區的可吸入顆粒物,1998年可吸入顆粒物達標天數是27%,到2004年已經達到了62%。

 

  破壞與治理相持的現狀

  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永遠是個讓人願意為之奮鬥的夢想。土地沙化是中國當前面臨的最為嚴重的生態問題之一,是生態建設的重點和難點。土地沙化不僅惡化生態環境,衰退土地生產力,威脅江河安全,而且加劇沙區貧困,2003年中國重點沙區農民人均純收入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2/3,與發達地區差距更大。

 

  來自各方的努力讓荒漠化的治理越來越為人們所關注。截至2004年底,全國纍計治理沙化土地2237萬公頃,自2001年的4年來,實現了年均沙化土地治理面積大於擴展面積的歷史性突破,沙化土地加劇擴展的趨勢得到有效遏制,許多地區的生態狀況明顯改善,對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監測結果表明,上世紀90年代末我國荒漠化和沙化整體擴展的趨勢得到初步遏止,‘破壞大於治理’的狀況變為‘治理與破壞相持’”,2005年6月14日上午,國家林業局副局長祝列克在北京公佈了2003年11月—2005年4月組織的第三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結果。“重點治理區生態狀況明顯改善,絕大部分省區治理面積大於破壞面積,全國沙化土地由上世紀末每年擴展3436平方公里轉為每年減少1283平方公里。”國家林業局的監測結果似乎讓我們看到了治理帶來的希望。

 

  ■新聞緣起

  六月十七日是第十一個“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幹旱日”,六月十四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佈會,國家林業局副局長祝列克介紹了我國荒漠化和沙化的最新動態,數據顯示,全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出現淨減少。同時祝列克指出,我國荒漠化、沙化防治工作雖然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但當前防治工作的成績還只是初步的、階段性的,形勢仍很嚴峻。

 

巴丹吉林沙漠腹地打出第一眼井

本報銀川6月1日電近日,內蒙古自治區在巴丹吉林沙漠腹地打出了一眼深82米的甜水井,由此論證了我國第三、世界第四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有豐富的地下水資源。這眼甜水井位於巴丹吉林沙漠南緣巴丹湖,距阿拉善右旗首府額肯呼都格鎮有92公里。這裡大小分佈著13個湖泊,有淡水湖也有鹹水湖,還有著名的鳴沙區,沙漠垂直高度在300米至400米之間。經過進一步化驗,這口井的水質達到國家一級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