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願樹施手術專家救亡

林村許願樹「斷臂」傷人事件告一段落,現時工作人員正對該樹進行大搶救。樹木專家詹志勇表示,許願樹能否脫離生命危險雖然至今仍無十足把握,但若然這次意外能喚起大眾關注城巿樹木生態,也可以將「壞事」變成「好事」。

關於許願樹的最新情況,經儀器探測後,詹志勇指出,樹心已全部腐爛,樹身和根部更被白蟻入侵,並受真菌感染;用電鑽測試樹幹硬度,內裡脆弱易破;查看樹身,發現有一毫子硬幣般大的深洞,他估計過去曾有甲蟲和老鼠入住,現時驗出僅部分樹皮外層仍然良好,差點便無救活的可能。

「數年前,我已經察覺到許願樹的主臂出現下斜,因主臂離地最近,人們不斷擲寶牒上去,令主臂變形扭曲,造成張力裂縫,隨時有折斷危險,年初二剛有報紙刊登相關報道,到年初四意外便發生了。」詹志勇拿許願樹的 X光片,詳細解釋應如何根治:「一棵樹之所以能繼續生長,完整的根部和鬆軟的泥土是必要因素,所以我們打算起掉地面的石磚,再重新鋪上肥沃的土壤。」

原來鋪泥的過程也殊不簡單,為確保泥土適合許願樹復原,其成份需經過特別調製,七成黃花沙加三成有機堆肥,土層厚度為十厘米,掘出表層舊泥時,還要小心避免挖傷根部。詹志勇希望,來得及在雨季前做好修補工作,所用肥料能刺激樹細胞再度活躍,令樹枝長出新芽。

至於有村民曾不滿政府修樹阻他們擺檔

「發達」。詹志勇說,迄今為止,林村已死了三棵大樹,都是因「許願」而起,他指出,擲寶牒不是習俗,只是潮流,以後實不宜再向樹投擲寶牒,任由香火焚燒樹根。若要顧及經濟及生態平衡,發展當局可考慮將該景點轉為生態旅遊,既可繼續賺錢,又能提高人們愛樹的意識。

團體請願促 長遠保護許願樹

自林村許願樹的其中一條樹幹於這個農曆新年間塌下後,即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林村鄉公所及民建聯大埔支部逾50多人,日前更藉大埔區議會召開前夕,拉起橫額及請願,並分別向大埔區議會主席鄭俊平和大埔民政事務專員陳貴春遞交請願信,要求為許願樹制訂長遠保護措施,惟後者經千呼萬喚始肯露面接收請願信,惹來請願團體不滿,並直斥其行為不當,與可自由發表意見的香港社會風氣相違背。

林村鄉公所主席鍾奕明、副主席溫送泰及鍾偉強,於當日請願行動中強烈表明,許願樹的清理工作早於去年7月已交回大埔民政事務處負責,澄清鄉公所實非如外間所指具一定的責任,並要求政府盡快為許願樹制訂全面保護、管理及發展政策方向。

不滿官員遲來接信

民建聯大埔支部逾20名成員亦拉起滿布簽名的「救救許願樹」橫額,向有關政府部門提出同樣的訴求,並建議有關政府部門保存和利用許願樹的傳統和習俗,進一步發展旅遊。代表民建聯大埔支部發言的大埔區議員黃碧嬌、黃容根、李國英及張學明表示,除了許願樹的習俗一直吸引本地和海外遊客前往林村許願祈福及觀光外,政府有關部門還應加利用當地有利的條件,配合當地的瀑布及嘉道理農場,以把林村一籃子發展成為觀光旅遊點。

兩團體隨即打算把有關請願信及函件分別遞交予大埔區議會主席鄭俊平和大埔民政事務專員陳貴春,惟整個過程只有前者在場及接收請願信件,而後者則遲遲沒有出現,只派出高級聯絡主任代收請願信,結果激起請願團體不滿。

身兼新界東立法會議員的李國英直指,香港是一個民意表達自由的社會,作為地區官員,不願親自接收地區團體表達意見的信件之行為,實有不恰當的地方;身兼大埔鄉事委員會主席及新界西立法會議員的張學明則坦言:「如果唔落(接信),我就打電話去總署(民政事務總署)搵署長。」不少準備參與當日會議的區議員亦在場表示支持,令場面一度緊張起來。

暫採短期保育方案

事隔數分鐘後,陳貴春終於露面及接收請願信,而有關請願團體亦和平散去。而陳貴春在其後的區議會會議上,匯報有關林村許願樹一帶於農曆新年期間的交通安排情G時則提到,已與鄉公所達成共識,即在許願樹需保育期間禁止拋擲寶牒,直至另行通告為止,稍後將與鄉公所就有關長遠保育方案進行商討,而當前的保育方案則由漁農自然護理署、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和嘉道理農場協助,其中嘉道理農場會修剪枯枝的傷口。

主席鄭俊平表示,許願樹乃大埔的旅遊標誌,故希望保留之,以帶旺區內經濟,促請政府有關部門盡快就其保育達成共識,締造雙贏局面。

促立法保育樹木

今天是中國植樹節,但教人無奈的是,在這個綠色的節日,這個城市卻仍然連一條保護城市樹木的法例也沒有,市區老樹或被砍伐致死、或被胡亂修剪弄得奄奄一息、或被石屎鋪住根部慢慢陰乾。社會各界愛護樹木人士發出保護樹木的吶喊,要求立即立法保育樹木。

 在21世紀的今天,從維港填海、紅灣半島,以至近期的灣仔Mega Tower酒店發展計劃,都在在顯示市民對生活要求提高了,不單止要求經濟發展,還要優質及符合環保的生活,而一個城市有多少綠化,正正反映出這個城市能否成為一流的城市,為市民提供優質生活。

 吊詭的是,政府一方面宣布要在市區廣種樹木,為旅遊區及舊工廠區添綠,但另一邊廂保護樹木的法規卻如天殘地缺,這樣自相矛盾的行徑,難道就是一個倡導綠化的政府所應有的作為嗎?

業權管核 政出多門

 政府雖指現行的《林區及郊區條例》已有保護法例的條文,但該條例根本不適用於監管市區的樹木,而且只茞援27類稀有品種樹木 (見《林務規例》),對其他品種的樹木,不管樹齡大小、是否具有特殊文化、歷史意義或其他珍貴價值,均被視作一般樹木,並無一套針對性的保護法例。因此,無論是許願樹、石牆樹或冠軍樹,在現行法例下均不受保護。

 另外,目前按樹木所在地業權誰屬,而決定樹木由那個機構管理的做法,亦令保護樹木工作,政出多門且缺乏單一部門統籌!

 在現時千瘡百孔的法例下,私人發展商砍伐樹木的活動更是肆無忌憚。去年就接二連三在建築地盤上發生了砍伐老樹的事故,如筆架山道樓盤破壞250棵樹木事件和屯門一樓盤砍伐130株樹木事件。

 其實,外地不少城市如紐約、東京、漢城和台北等都已有專門為保護城市樹木而設的法例。以《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為例,凡(一)樹幹直徑達0.8公尺;(二)樹幹圍達2.5公尺;(三)樹高達15公尺;(四)樹齡達50年;以及屬稀有品種或具生態、生物、地理及區域人文歷史、文化代表性之樹木,都受法例保護,不得砍伐、移植或以其他方式破壞,並應維護其良好生態環境。

 長春社與社會上關注樹木保護人士,要求政府立即進行保護樹木的立法工作,以改變現時胡亂砍樹的亂象。 長春社公共事務主任溫國偉

許願樹主幹腐爛逾半

香港大學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最近以聲納儀器為林村許願樹詳細診斷後,發現主幹內過半面積的木質已因火燒及蟲蛀呈現腐爛,有隨時倒塌危險,承建商按建議加鋼纜穩定樹身,稍後會向橫枝施以生根粉,刺激氣根再生,分擔承托力。整個拯救工程預計四、五年才見成效。

聲納探測器診斷

詹志勇昨表示,上周以十九個聲納探測器為許願樹主幹診斷,經電腦分析,發現直徑一點七米的主幹內,超過百分之五十已腐爛;再以數碼微型電鑽鑽進樹木探測,證實樹心病況嚴重,與較早前斷症只餘三成生命力琣X;聲納顯示,樹幹空洞除了老鼠,枝幹、樹根還有白蟻,必須徹底消滅。

他說,根據聲納圖譜顯示,樹木產生新細胞的「形成層」,大部分因為火燒而死亡,失去生長能力,日後只能靠僅餘的小部分來支援生長;而經光合作用向根部輸送食物的「韌皮層」,亦因為受到傷害,失去了大部分功能。

許願樹百病纏身,以他見過所有傷患樹木中,許願樹病況最嚴重。  

詹志勇表示,現階段會以鋼纜穩定樹身,再以鐵架承托兩巨型橫支,清除附近混凝土,然後鬆土,加入有機新泥土,希望在一段時間後,樹幹能重新長出厚木及氣根,回復足夠支撐力。

許願樹聲納圖,小部分啡色地方顯示仍有生命力,可以重新長出細胞,藍色部分顯示樹中央已腐爛,失去生命力。

 

大埔林村許願樹「斷臂」事件發生距今近一個月,拯救大樹的工作仍如火如荼,然而,香港大學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近日以儀器為許願樹「斷症」後發現,樹木主幹內逾半空間已腐爛,換言之,樹心「全是爛木」,只剩下空心軀殼,根部更有白蟻滋生,隨時有整棵樹倒塌危機,他已荂u拯救人員」,以多條繩套索周圍石柱,暫時固定大樹。為了讓許願樹屹立不倒,稍後會施藥刺激氣根重新生長,讓氣根抓茼a面,分擔主幹的負擔。明報記者馬耀森、黃綺湘

詹志勇說,拯救許願樹最理想的完工日期是今年雨季前,到時便可見到連串拯救措施是否有效,枝葉及氣根能否重新生長是其中一項重要指標。他說︰「如果到雨季仍無起色,那就要望天打卦了。」

聲納探出「 病情嚴重」

許願樹在樹幹折斷後,已禁止拋擲寶牒及清除樹幹上的寶牒,並修剪了枝葉。詹志勇說,許願樹的樹根被混凝土密封重壓,原本應盡快除去這些令樹根窒息的物料,重鋪軟硬適中兼富養分的泥土,但約於兩個星期前,他以聲納探測器及數碼微型電鑽為許願樹的樹幹「斷症」後發現,病徵較想像中更嚴重,不宜立即「拆牆鬆綁」。

詹志勇的聲納儀器專為探測樹木「度身訂做」,樹幹圍19個感應器,以聲音在樹幹內行走的速度去衡量內堭↙G,然後透過電腦分析數據,結果得出兩維的彩色平面圖像(見小圖),顯示樹幹約一半邊緣部分因過去曾遭焚燒,令「形成層」死亡,失去生長能力,樹幹的核心部分更遭蟲蟻蛀空,甚為脆弱,隨時有倒塌危機。

他又以直徑只有9毫米,長一米的鑽嘴鑽進樹幹,結果顯示只有樹皮至300毫米的部分較正常,電鑽鑽速較慢,顯示該部分硬度較高;當鑽至300至900多毫米,鑽嘴「幾乎遇不到阻力」,顯示樹幹中央全是爛木,印證了聲納探測的結果。

重鋪土地 催生氣根

工作人員上周五開始為許願樹根部作護理,由於主幹脆弱,詹志勇計劃這項工作分階段進行,首階段先把樹幹周圍的土地分成8份,然後為其中一份起泥及重鋪,當中混入有機肥料。他日內會再到現場視察,如情G理想,會陸續重鋪其餘部分。稍後其中一項重點工作是為氣根塗上「生根粉」,以荷爾蒙刺激其生長,化學肥則不適合,擔心大樹會「虛不受補」。

他近日得悉,有政府官員建議在許願樹蔭下做綠化工程,他認為此舉只會加重樹根的壓力,結果「傷上加傷」,強調拯救工作仍在起步階段,不宜令許願樹再受滋擾。

聲納圖

聲納圖顯示樹的橫切面,啡色是外圍部分,亦是最健康的部分,佔整體比例只有很小,內堛滷↙G都不理想,愈近中央情G愈差,核心的藍色部分代表已被蛀空。詹志勇說,正常樹木顯示的應是圓形圖案,圖中左右部分凹了進去,是因為許願樹過去曾被焚燒,部分樹幹失去生長能力,沒有方法可以令其 重生。

商護樹責任鄉公所杯葛會議

香港沒有統一的部門專責護理樹木,樹木由誰管理經常出現「你推我讓」情G。以許願樹為例,林村鄉公所與民政事務署至今仍未就管理責任達成共識,大埔林村鄉公所代表上周更拒絕出席署方的救樹會議,令雙方的磋商觸礁。

現時參與護理樹木的部門多達16個,林村的許願樹生長範圍屬政府官地,本屬地政署管轄範圍。但民政事務總署發言人表示,自從許願樹於農曆新年「斷臂」,許願樹的管轄範圍暫時交託民政事務總署。

民政署發言人表示,現時仍就許願樹的長遠護理問題,與林村鄉公所磋商。發言人指出,清理許願樹上的寶牒工作,多年來一直由鄉公所負責,因遊人拋寶牒的情G近年愈來愈普遍,署方兩年前開始協助清理。大埔林村鄉公所副主席溫送泰昨表示,鄉公所沒有責任照顧許願樹許願樹位於官地,理應由政府負全責。

溫送泰說,林村鄉公所代表本月1日曾向署方遞交請願信,要求署方負全責管理許願樹,但署方代表半小時後才接信,鄉公所深感不滿,其後沒有派代表出席與民政署舉行的救樹會議。

鄉公所請願 署方半小時接信

民政事務總署發言人回應時表示,署方定期邀請鄉公所代表出席有關會議,保護許願樹的工作有賴雙方合作。

 

立法護樹保人類性命

樹木和生命息息相關,北歐神話中,宇宙的中心便是一棵樹,名為「Yggdrasil」,中文多譯作「世界樹」或「生命樹」。樹木的確支撐茈@界,維護茈糽R;沒有樹木,大地會被侵蝕,人類不能生存。可惜的是仍然有人以為樹木只是裝飾品,砍掉舊的可以種新的補償,不用立例保護。

九歲童悔傷許願樹

人類長年累月把願望託付在林村的許願樹上,但許願樹終於不能承受這重擔,在新年期間斷臂。我最近收到一位九歲的小朋友向我「自首」的信,其中一段如下:「當天,我歡天喜地和家人一起到大埔許願樹祈福,看見樹上掛滿五彩繽紛的紙和橙,覺得十分可愛,想不到過了幾天,那樹的手臂掉下了,再過幾天,新聞宣布樹快要死了,我好難過,我是其中一個兇手。當天我使勁地向樹擲了數次,我好難過。」

許願樹因為名氣大,引來傳媒關注,雖然現在連半條性命也沒有,但總算有機會讓他喘息,所以小朋友尚未算是「兇手」。不過,香港沒有一條可以真真正正保護樹木的法例,在郊野公園內的樹木雖然可以保命,但他們在市區的同胞則沒有這麼幸運,經常受到威脅。

珍貴與否均須保護

以赤柱馬坑和MegaTower酒店為例,前者計畫砍伐五百多棵樹,後者也要三百九十多棵樹,如果不是當地居民和民間團體的大力反對,兩個計畫都會「上馬」,這兩個在香港市區絕無僅有的楔形綠化地帶(greenwedge)將會在地圖上消失。別忘記這兩個樹林均是在政府土地上,如果現時散見於各規章的條文和政府官員口中的技術指引真的有用,又何須民間如此費勁爭取?

另一個問題是現時香港對「樹林」的保護不足。長春社認為樹林是一個生態環境,本身已有保護價值,不應該因為當中沒有珍貴及稀有的樹木而受忽視。如果按只有珍貴的品種才有價值保護的邏輯,那麼新界的風水林幾乎可以被剷平。即使發展商答應補種新樹,像晾衫竹般幼的樹能取代不能環抱的大木嗎?

社會上不乏批評環保團體反對發展、只顧動植物,不理人死活的聲音。這完全是誤解,長春社不反對發展,但發展一定要可持續,而可持續發展的原則是以人為本。沒有了樹木,對人類的影響小則空氣變差,大則可以導致水土流失,我們的生命財產也會受威脅。

無知港人犯五宗罪

如果有人仍然認為香港不須立法保護樹木保護我們的生活環境,請看以下總結香港的五宗罪:一、多種外來品種,少種原生樹木,影響本地的生物多樣性;二、發展商「斬四種五」的想法,視樹木只如裝飾品;三、保護不足,現存條文和技術指引不能發揮作用,有等於無;四、以石屎封樹根,即使在公園的樹木也不例外,窒礙樹木生長;五、管理不善,把樹木修得不似樹形,對出毛病但仍有存活希望的樹只斬不救。

惜樹護林 造福蒼生

筆 者十餘年前在美國從事住宅開發、設計和施工工作,美國住宅以木結構為主,雖然洛基山脈和東部新英格蘭地區長滿樹林,但美國基本上是一木不伐,所有木材都由加拿大進口。美國近十年來的朝野國策大致是,本國的石油不開採,林木不砍伐,電腦垃圾往外國送,京都條約不簽名,可算是有「戰略」眼光。

 數年前又去德國旅遊,見到城堳陞~的黑森林,虯枝交錯,樹木參天,林中小溪奔流,一閃一閃發亮,真是森林之國,讓人豔羨。在德國做傢具生意的朋友告訴我,德國的樹木一棵也不能砍,他們的木材訂購要麼從加拿大來,要麼從中國來,訂購員還經常要跑四川看貨。

 我當時聽了大為震驚,就是那個水土流失,害得長江變黃河,年年鬧水患的四川?我國的森林覆蓋率在10%以下,遠遠低於一個良好生態環境所需要的森林覆蓋率,也低於世界平均水平。森林富饒的國家還要跑到樹木匱乏的國家來砍樹,全球化下,發展中國家要「發展」,要吃飯,難道就要用這種殺雞取蛋的方式嗎?感慨之餘,我寫了篇《波茨坦斷想》,發表在香港《明報》上。

 今年春節去雲南旅遊,看見昆明西山、大理蒼山和麗江玉龍雪山上鬱鬱長滿樹木,甚是喜歡。據導遊告知,這些林木不少都是近年種上去的,雲南現在也是一木不伐,要木頭,要玉石,到鄰國緬甸去開採就是了。聽到這消息,倒是有幾分開懷。作為中國人,喜得是我國地方政府終於意識到環境保護、自然保育的重要性。我國雖然還是發展中國家,但現在也有財力來保護自己的自然資源。

 從另一個方面看,我們大家畢竟是地球村中的居民。緬甸山林眾多,如果有伐有種,緬甸可以藉此創收,更可為我國提供急需的木材資源。但從長遠來說,我們對自然的索取還是少一點的為好。一次性的筷子能不用就不用,可以代替木材的其他產品也應推廣。塑膠袋則更應少用和重複使用。

 從雲南再到香港,我們大埔林村的許願樹卻在眾人為自己的「祝願」中奄奄一息,許願樹就這麼一株,人們要為自己的前程許願,許願可以有多種方式。更多的人們則希望看見自然與人類共生,茁壯的綠色保佑荍畯抭o個已經有太多石屎森林的小島。在這點上,希望政府和鄉堭蘑果斷措施,保護我們的樹木。阿彌陀佛!

 

我的許願樹

一人有一個夢想。只不過,忽略許願的方法,wishing well會乾涸,許願樹會折斷。假如你是有關當局主事人,如何替林村許願樹另謀掟牒以外的出路呢?方法一在許願樹旁搭建金屬鑄造、富藝術造型的假樹,只要材料堅固,掛多多寶牒都無有怕啦。

解說:棄用自然植物,代表你相信科學,相信人定勝天。許願樹於你而言,只不過是一個任何東西都可隨時取代的沒意義虛像。你信心十足,但一旦遭遇挫折時,便也缺乏精神上的寄託和支持。

方法二沿用舊法,待老樹休養生息,即重新投入掟寶牒,最多定時作檢查及護理。

解說:你比較保守、因循,也迷信超自然力量,缺乏積極創新的動力。同時,會為達目的,有點不擇手段,竭澤而漁,損害到他人也在所不惜。

方法三仿效日本廟宇,在樹旁加設圍欄,販賣供遊客掛上自行繪畫的心願小牌子。

解說:這是一個較折衷的辦法,你相信半由天力半由人,在既定的傳統儀式下作出改良,又盡量保存舊貌。而且,心願小牌子鼓勵遊客自由發揮文字和圖畫,比掟寶牒有創意得多,代表你也是一個相信自力更生的人。

方法四在老樹旁培植幼苗,通過籌款形式,讓許願者認購樹苗,或以象徵式的灌溉,代替原來掟寶牒儀式。

解說:從許願聯想到栽種、培育,可以大膽地說,於你是沒有達不到的願望的,因為你極有恆心和耐性,相信「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道理。你不算積極猛進,但持久力驚人。

解說:這個心理測驗不能要直接預測你能否願望成真,而是透過你選擇許願的方法,從中揭示你對許願這回事的態度。性格決定命運,有志者事竟成,你的態度夠不夠積極,最終也會影響到你的願望成功率。

作者介紹白天我是神秘的魔羯,馳騁於高山上;夜裡我卻是飄流夜空的雙生兒。太陽不得不稱讚我的勤奮,月亮只能夠妒忌我的精靈,因為我是圖坦卡moon。我的靈性來自尼羅河永琱ㄓ謜妒漫b流與永琲漱ㄕ悛犒洬Z卡門法魯王。你們當要記得我,如你們記得圖坦卡門一樣。

許願樹斷臂惹立法呼聲 廖秀冬:保樹法例好足夠

大埔林村許願樹斷臂引發社會關注本港保樹情G,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昨日在立法會就政府會否訂立保樹法例提出質詢,環境運輸及工務局長廖秀冬表示,現時保護樹木的法例已經「好足夠」,法例「行之有效,具成本效益」,立法保樹並非局方要處理的首要事項。

稱公共監察更重要

廖秀冬解釋,目前本港已有多條保護樹木的法例「行之有效」,「在目前來說,制定保護樹木的新法例,並不是我們需要處理的首要事項」。她指問題出於執法,由於部門無法安排人手每天巡查樹木,認為公共監察更為重要,歡迎市民向部門舉報。

指毋須設 專責部門

她又指政府現以「綜合方式」規定官地植物由所在地的相關部門管理及保育,方法具成本效益,未有計劃設立專責管理樹木的部門。

樹木專家詹志勇教授數年前便因不滿保樹法例分散導致政出多門,曾草擬專門保護樹木的法例,一直未獲局方接納。

拋寶牒習俗要小心處理

本報早前相繼報道林村許願樹、北角村老樹及古樹名冊部分樹木受到不同程度破壞,昨有議員追問廖秀冬有關管理及保養情G,她表示拋寶牒是習俗行為,「政府要勸喻還是執法,要時間小心處理」。

至於北角村大樹被嚴重「修剪」,她則解釋是「專家為拯救榕樹」而作;古樹名冊中部分古樹保養欠佳致健康不良,廖秀冬則指「所有註冊樹木均狀G良好,沒有一棵遭砍伐」。

鬧市中的一點綠

「樹王」港大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早就指出人們對待林村許願樹的態度有問題,言猶在耳,許願樹就被善信破壞「開年」。看虒漹訇竅許願樹「診斷」的憂心忡忡樣子,難道香港的人和樹,真的不能共存?

 發稿之前,電視機又傳來消息,城規會否決合和的發展方案,令人欣喜,理由之一是該方案要砍伐幾百棵樹木。但這只是第一步而已,「保」了之後,更要「育」,讓綠色在我們生活中扮演一個更中心的角色。

 這樣,比較合乎經驗利益,也是讓擁有無形價值的公共資源受到重視的長遠方法。

 在人口稠密的灣仔,靠山的一帶舊樓之中,「船街」由電車路一直伸延到山腳。它以自己的名字和現在看來不相稱的位置,記載了香港的一段滄海桑田的歷史。

 在其近山的一端,有另一香港特色組合:向山坡索地而建成的「台」、支撐的石牆和在牆上應運而生的石牆樹。

 由電車路沿茞豯颽B級而上,很快就離開了皇后大道東的車水馬龍,繞過圍板包圍的Mega Hotel地盤,左方一個高台,是同濟中學的舊址,右方又一個,叫南固台,上面一間廢棄了的紅磚屋,卻是法定二級文物。在兩個伸延出來的山脈之間,一片林蔭幽谷由寶雲道、堅尼地道一直伸延下來,切進石屎森林之中。

 這片官地,政府正考慮是否賣給發展商。

都會現成後花園

 山谷兩旁各自鋪設了花崗岩的樓梯,上通堅尼地道;同濟中學的石牆上,長茧L數大樹,主要為生命力強韌的榕樹,最大的一棵是細葉榕。據詹志勇估計,高達12米,闊約10米,以他所研究的估值方法,屬於全港最珍貴的百分之五的大樹,價值439萬,另一株大葉榕則值329萬。

 細葉榕沿荌磼T緊密的石牆生長,樹冠巨大完整,而根系伸至地上,有點像樹冠的倒影,如植物圖鑑上的剖面圖,蔚為奇觀。

 下午時分,路人不多,環境幽靜,間中幾隻貓兒在蹓躂,與在隔鄰聳立的合和中心一動一靜,相映成趣。這正是灣仔這人口密集的舊區堙A難得與大自然接駁的一片樂土。每逢早晚,很多街坊經此上走寶雲道,到半山散步和做運動。

 貌不驚人的一片綠色,卻對城市十分重要。因其背山面街,成為都市人與大自然的最佳介面,既是通風道,帶來清新的自然氣息,大大減輕市區的熱島效應和污染,又是最幽靜最方便的休憩處,如能一直伸延到海邊,更能與維多利亞港連成一氣,成為通風網絡。

二百年前的概念

 而我們的城市規劃概念,仍停留在「現成公園」,那是二百年前在歐洲發源的概念。「十九世紀時,隨茪u業革命,都市化的後果是擠迫的生活環境,工人階級要接觸大自然,唯有到墳場,因為城市堶n數那堻抮韘漡嚏C」

 「後來王族為改善環境,就在市區堶掖W劃出特定的公園,堶掉s植樹木,供勞苦大眾享用。不能排除他們有私心,改善休閒設施是為了提升工人的生產力,但結果是好的。」詹志勇說。

 但當城市的面積和人口密度進一步增加,內部與大自然便隔離得更嚴重,單靠零星錯落的市內公園,孤掌難鳴。對策就是加強自然與都市的接觸,並讓大自然滲入都市之中。

 船街這一帶,正是一個現成的「綠色手指」(Green Finger)形狀,長形的綠帶伸進市區之中,加強兩者的接觸面,為新鮮空氣與市民飛鳥打開一條通道。那正是西方先進的城市規劃概念:重視的是城市邊緣公園(Urban Fringe Park),「其實城市中的綠色是更加重要的,但我們只茩垠戊奶蓿憿C」

 香港的人口密度與經濟水平無異是世界最前列,但城市規劃政策卻是屬於落後之列。

 「在其他先進國家,Conservation(保育)多與Development(發展)平行,甚至領先後者,但香港則是相反,落後很多。」詹志勇認為。

清風明月無產權

 落後的並不只是現象,而是背後的制度。我們的發展商出名效率驚人,舊區重建如雨後春筍,而保存有價值的生物死物,則非常消極、被動。說到底,商業規則主導了這個城市,公共資源的分配亦臣服在產權之下,毫無反抗之力。但若想深一層,不是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如實物般屬於特定的法人──這是其本質使然──一旦強行分割了,往往失卻本身的價值。

 蘇東坡《前赤壁賦》有云:「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美好的綠地帶來清風和綠意,所有居民都可享受,誰都不能獨佔。這是並行於產權制度的一套理念,不過還未被納入討論。

 「對於譬如光害的污染,我們的習慣是忍受過去了便算,很極端的例子才會抗議。」詹志勇說。

宏觀計劃可雙贏

 其結果,是關心環境的人和團體只能做球證,間中吹停,但又無權判罰;球賽接下來怎踢,又管不荂C

 「究其因,沒有Macro Scale Planning(宏觀規劃),一切都是臨時補救。」

 「要主動出擊,就要先識別有保育價值的目標,然後評估、分類、分級,給發展商一個清晰的訊息:哪些可以發展,哪些不可以。」這樣,就不會一再出現「救亡行動」了。

 另一方面,宏觀規劃也指出了哪埵陸直霂尷瑣藆i加以善用。

 詹志勇說,「若我是酒店的設計者,就會先將山坡上的野草與格格不入的觀賞樹清除,然後在榕樹對面經營高級餐廳,以榕樹為名,安裝落地玻璃,使之變成著名景觀。」

 講到包裝,香港人自是在行;香港的建築學生和年輕建築師亦不乏創意,老闆往往是最大的阻力。若發展商明白箇中的商機,請學者評估,長遠規劃,雙贏是可能的;不然就是雙輸了。

許願樹倒了

年初四的許願樹,為甚麼會枯塌了呢?今天看見董建華先生的處境,天機終於有了答案。如果董先生在兩年前的七月二日毅然辭職,他就是一位順應民心的歷史人物。拖到現在才「辭職」,錯過了時機。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對於一位對歷史缺乏觸覺的領袖,命運有時是太殘酷了一點。

董先生如果這時辭職,接任的那一位做多久?親中政黨想閉門「造王」,自然不甘心,希望曾蔭權只做過渡的攝政王,過癮到二○○七年可以另「選」,親中的造王黨以為到那時還有機會。就像蔣經國暴死後的李登輝,當了總統,還做不做國民黨主席?宮廷派的宋美齡、沈昌煥都高呼黨主席人選容後再議,緩兵之計,等時機把李登輝踢走。

可惜這一次做主的是胡錦濤。曾蔭權半途出任,不錯,當今的選舉委員會只「選」到第二屆特首,沒有權「選」第三屆,但曾蔭權有半年時間,可以另經立法程序,向「選舉委員會」吹一口氣,把一步死棋走成活棋,讓「選舉委員會」原班人馬,在半年內「選」出一個第三屆特首來。補辦這一道手續,就不必等到二○○七年脫褲子放屁地再選一次。接任董建華的這一位,任期當然是五年,而不是兩年半,否則做他的部屬官員只是一張短期合約,還如何組內閣?這一點技術問題,解決不難,曾蔭權這一口氣吹不靈,必要時人大再「釋法」,幫他補吹一口仙氣,先上車,後補票,讓新乘客從紅磡一路坐到深圳,不必再在九龍塘下車。慘的只是台上這一幫「問責高官」如廖秀冬、馬時亨、劉兆佳等等,當初聽信了董建華先生的「誠意」,個個辭掉本身的高職,同上了一條船。曾蔭權上台,一做至少五年,自然要大換班,台上這半新不舊的精英,因為江主席在北京離場,江主席很節儉,桌上的董建華剩菜要打包帶回家,那麼在廚房堛熙o一鍋半生不熟的米飯,就要通通倒掉了。許多精英早已自斷後路,這下該不該找勞工處和李卓人,來一場靜坐示威,向董先生要求賠償?

胡錦濤這一手很高明。措手不及,提早了斷。下一任特首,還會是上海人嗎?看看這兩年來胡溫在大陸做過甚麼就知道了。清末遺臣張之洞有一首詩:「南人不相宋家傳,自詡津橋警杜鵑;辛苦李虞文陸輩,追隨寒日到虞淵。」南人,不是指廣東人,而是指江浙,尤指禍政的翁同龢。「南人不相」:指自從宋代之後,歷朝都不想用江浙人當首相的。「追隨寒日到虞淵」,虞淵,就是夕陽歸寂之處,頗有點董班子問責高官的苦況。李虞文陸,指南北宋滅亡前的李綱、虞允文、文天祥、陸秀夫。樹倒猢猻散,今天有幾人會抱荍澈眛禲A為了亡宋的一絲血脈而跳海呢?

 

收緊土地契約保育樹木

政府計劃收緊土地契約規定,新契約會劃定既有樹木所在地,即使日後樹木有何閃失,已劃定範圍不准作任何發展改動,杜絕因發展而毀壞樹木的行徑。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表示,全港樹木眾多,政府難以有足夠人手看守每棵樹木,促請市民當發現有人破壞樹木時應立即舉報。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常任秘書長盧耀楨表示,政府有足夠條例保護樹木,包括《林木郊區條例》、《郊野公園條例》,無意訂立新法例保護樹木,但會從土地契約茪漶A加強保育樹木。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副秘書長韋志成補充,當局計劃在任何新簽訂的土地契約加入條款,把現有樹木的範圍列明不可改變用途。

劃定範圍不准作改動

 根據新訂的土地契約,即使日後樹木有何破壞,因早已劃定範圍不准作任何發展改動,避免有人藉發展而毀壞樹木,減低破壞而換來發展的誘因。不過,對於現有土地契約中因未有規定,盧耀楨直言「無辦法」,但強調會加強巡邏,檢控任何破壞樹木的人士。對於近日大埔許願樹斷臂,盧耀楨直言拋寶牒已屬破壞樹木行徑,已抵觸香港法例,但認為文化習俗使然,當局會作出平衡。不過,廖秀冬對於許願樹斷臂極其心痛,直指:「掟跛許願樹隻手,佢又點會保祐你!」希望市民珍惜樹木,愛護大自然。

 

現行保護樹木的行政及立法措施行之有效

以下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博士今日(三月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王國興議員的提問所作的口頭答覆:

問題:

  較早時,新界大埔林村的許願樹因被市民拋擲過多寶牒導致斷枝,據報該樹只剩下三成生命力。此外,時有樹木因照料不周、不當修剪或遷移而影響生長,甚至因而死亡的報道。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對已被納入古樹名木冊的樹木所採取的保護及保育措施,與其他樹木所採取的措施有甚麼分別;以及自編製該名冊以來,已被納入名冊內而遭砍伐的樹木數量及遭砍伐的原因;

(二) 會不會制定保護樹木的法例;若不會,原因是甚麼;及

(三) 會不會成立部門,專責處理現時由多個政府部門分擔保護及保育全港樹木的工作,以加強推廣綠化及更有效進行樹木保護、保育和有關的執法工作?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綠化及種植樹木,不僅能夠改善環境,更可有助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減低溫室效應。長久以來,政府各部門都本茼髡@同目標,在各自不同的範疇下,保護及培育樹木。政府編製的《古樹名木冊》臚列了政府土地上須優先受到保護的樹木。該名冊載有527棵樹木。其品種,分布地區及負責保養的部門已詳列於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網頁內。目前這些樹木主要位於都會區和新市鎮,約六成是榕樹,其他主要種類包括樟樹和白千層等。

  政府已有一系列行政及立法措施保護香港的樹木。一般情況下,所有樹木除非得到地政總署事先批准,否則不得砍伐或移植。然而在上述古樹名木冊中的樹木(以下簡稱註冊樹木),更是只可在非常特殊理由下,並獲得地政總署和環境運輸及工務局的特別批准才可移植或砍伐。此外,註冊樹木四周屬樹木保護區;除非事先徵得地政總署批准,否則不得在該等地方進行建築工程。如批租予私人的政府土地上種有註冊樹木,地政總署會在批租條件內加入適當條款,訂明有關樹木保護區只可用來保護註冊樹木和讓註冊樹木生長,除非事先徵得地政總署批准,否則不可作任何其他用途。

  負責保養樹木的部門將會定期進行巡查,監察他們負責的註冊樹木狀況。此外,康文署和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亦會定期進行審核巡查,評估註冊樹木的健康狀況,如有需要便會通知保養樹木的部門採取必需的跟進行動。

  自從訂立古樹名木冊以來,所有註冊樹木均狀況良好,沒有一棵遭砍伐。

(二) 目前本港已有多條法例保護政府土地上的樹木,包括《林區及郊區條例》、《郊野公園條例》、《刑事罪行條例》及《公眾壎秅峊型F條例》等。這些條例可保護公眾地方及郊野公園的樹木免受破壞或砍伐。

  此外,政府亦已推行一系列行政措施,保護政府土地上的樹木,例如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和地政總署均有發出技術通告及指示,清楚說明保護樹木的規例和守則,確保樹木免遭不必要的砍伐。若公共工程項目涉及移植或砍伐樹木,負責的工務部門須就該項工程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時,在提交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文件中,提供受影響樹木的資料及處理方法。另外,我們亦從去年六月起引進更嚴謹的合約條件,加強保護公共工程建築工地內的樹木。舉例來說,承建商須在施工前進行樹木調查,確定現有樹木的數目、狀況和品種,並須豎設保護措施,以及定期就樹木狀況提交監察報告。

  在私人土地方面,政府自七十年代起已在所有土地契約中加入保育樹木條文。一般來說,在私人土地砍伐樹木須向地政總署申請,如無充分理由,當局不會批准。而在七十年代以前已批租的私人土地,當地段業權人申請重新發展有關土地時,地政總署會在修改契約時加入保育樹木條文。

  由於政府已採取一系列行政和立法措施保護樹木,而且行之有效。在目前來說,制定保護樹木的新法例並不是我們須要處理的首要事項。

(三) 政府採用「綜合方式」(integrated approach) 制定政府土地上植物,包括花草樹木的維修責任,即若果有關部門負責維修某些設施,例如公園、休憩地方,政府樓宇或斜坡,該部門便須同時保育該處的植物。為更清楚界定各部門的工作,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已發報技術指引,清楚界定不同土地範圍內的植物,由相關部門負責管理及保育。由於採用綜合方式保育植物的方法行之有效,且具成本效益,政府現時未有計劃將管理植物的職能集中於一個專責部門處理。

  二○○二年十二月,政府更成立由高層人員組成的綠化督導委員會,以全面推動綠化政策及協調各有關部門在保護和保育樹木及綠化工作的措施。督導委員會由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常任秘書長(工務)擔任主席,成員包括十六個決策局和部門首長級的代表。

 

地底多喉管地面鋪水泥 城市林木「窒息」解剖

大埔許願樹枝幹折斷,引起樹木保育的討論熱潮。樹木像人一樣會壽終,只是各品種壽命不一。香港寸金尺土,地底為各電訊網絡和水電喉管霸佔,狹小的生長空間易令樹木「窒息」,加速死亡。採訪:許少媚圖片:星島圖片庫

資料提供: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植物保育部高級經理周錦超博士

搶救百年細葉榕

若果要同學介紹香港的特色文化或旅遊景點,相信大埔林村的許願樹會是其中之一。這棵上百年的細葉榕,已承受不起遊人的熱情;面對著人們衷心的祈福與一試投擲技術是否了得的「干擾」,終於難以負荷數十斤甚至數百斤重的橙和寶牒,其中一枝幹於農曆年初四折斷。專家救亡行動

這棵屬於香港文化遺產的樹,專家說只餘下三成生命力,能否將它救活?老師可鼓勵同學作追蹤性跟進,記下有關的剪報,定期貼在課室或校內的時事壁報版上,讓全校學生都得知事件進度,必要時更可一起行動,例如草擬意見書予有關當局發表意見等。許願樹折斷事件,當然與其受歡迎有關,但從另一角度看,亦因它廣受關注,故發生「意外」後,得到專家的照顧和營救。其實,許願樹面臨的死亡威脅,也是香港眾多樹木面對的問題。

可能同學會問,假如一棵樹不受人為因素干擾,會否不停地生長?答案是不會的。樹木是有機生物,會有生命周期;只是不同品種的樹,壽命各異。老師可以舉例佐證。

樹種生命周期

一些粗生的先鋒樹種,例如台灣相思,能在惡劣環境下生長,而且快高長大,十年八載就長成,但其生命周期亦很快完成;這類樹本身「質地」較脆弱,葉綠素含量低,若環境有變化,例如少了陽光,就很容易步向死亡。就像人年紀漸長,新陳代謝退化,機能老化死亡一樣,這類樹生長至五十歲左右就會自然倒塌死亡。

相反,一些生長在樹林中,需要肥沃泥土以及理想環境的成熟型樹類,它們的葉色較為深綠,代表葉綠素含量高,生命力比較堅韌,但生長期就較慢,例如松柏,可生長數千年以上,在美國高地就有許多五千多歲的松柏。如果大家到過北京,更會發現一些於唐宋時候由別國送來示好的樹木,一直栽種至今。

市區樹木死亡危機

樹木除了自然老死外,當然也會因為一些自然災害死亡,例如被雷電擊中、白蟻蛀食等等。不過,遇上這些災害機會的樹木也是幸運的,因為它們通常都是生長在大自然區域,而活在市區的樹木,面對的死亡危機較它們要多數倍。

老師可分以下幾方面說明,並以許願樹作例子解釋,一棵生長在市區的樹為甚麼只剩下不足半條命。

無空間擴展支撐

香港種有許多榕樹,這類樹有何特色?答案是多氣根。內地順德知名的小鳥天堂,有整畝的樹林供雀鳥棲息,其實嚴格來說它只是一棵樹,因為榕樹的枝幹又粗又長,而枝幹長出來的氣根,又可以落在地面生長變得堅固,成為枝幹的支撐,故此看來像一片林。

不過,香港市區怎會有這麼多地方讓榕樹擴展生長,於是人們都習慣修剪榕樹的氣根,令其不能「落地」。許願樹屬榕樹的一種,今次發生「意外」,除了其枝幹掛上太多寶牒,也因為樹身長得太大,卻沒有氣根作支撐之故,所以即使沒有寶牒的重量,也有折斷危機。

缺氧缺水致「窒息」

樹木靠甚麼生存?陽光、空氣和水分。同學有否留意種在市區路旁的樹,葉色多是青青黃黃,枝葉不多?可能大家認為與市區空氣欠清新有關。其實,大部分是因地下空間太少。

如果大家有留意修路工程,例如某電訊公司掘路鋪網絡電線,你會發現,市區街道地下大部分都是密密麻麻的水管電線,只餘三數呎空間給樹木的根部容身。生長地方狹窄,根部難以伸展來支撐樹身,加上鋪水泥的路面,令泥土缺乏水和空氣,樹木自然不夠營養。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植物保育部高級經理周錦超博士認為,許願樹不但因鋪上水泥地缺氧,每年數萬人在其附近的泥土踩踏,壓實了泥土,使水和空氣更難進入,加促缺氧「窒息」。

修剪失誤變摧殘

市區的樹木常被修剪整理,理由是擔心其樹幹會影響建築物或行人的安全。不過,修剪樹木卻大有學問,例如雨果相思此類香港常見樹木,木材的密度較低,主幹較脆弱,若不按樹木的形態及生長需要來修剪,易令樹身不平衡,當颱風一吹就容易折斷倒下。此外,研究城市樹木二十多年的專家詹志勇指出,於九十年代在全港找到三百六十棵像許願樹般有保留價值的「冠軍樹」 (百年古樹) ,但隨著都市發展及不斷掘路,十年間因建築工程就損失了五十四棵,而每年有近二萬多棵樹被斬掉。

以上所說的都是一般市區樹木普遍面臨的生命威脅,老師可以再補充,許願樹更因善信的「善意」膜拜,曾被香燭燒傷,以至受真菌感染,種種原因令其病入膏肓。

小活動•大行動

角色扮演題材:以許願樹枝幹壓傷兩名遊客事件進行「城市論壇」,論題是「從許願樹事件看香港的樹木保育政策」;同學扮演不同背景人士在論壇上發表意見,另設台下觀眾和記者,作出提問及給予意見。目的:從角色扮演中感受不同身分人士所持的不同意見和立場,強化關於香港樹木保育問題的知識。人物角色:程序主持人、林村村長、依賴賣寶牒維生的小販、食物環境壎芵p代表、植物專家、環保團體代表、被許願樹壓傷的市民、旅遊協會代表、遊客;其餘同學扮演台下觀眾和記者。

準備:

老師為同學分配角色後,請大家花時間先想一想:

~ 你的立場是甚麼?

~ 現在你最關心的事情是甚麼?

活動後思考:

~ 當你扮演不同背景人士時,你的感受是怎樣?

~ 扮演這個角色後,你體會或者學會了甚麼 (特別是關於樹木保育方面) ?

領養樹苗

在校園種花並不是新鮮事,大家又有否想過種樹?或許畢業多年後回到母校,再見自己當年所種的樹苗,對人生成長的感受會更深刻。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有本土樹苗供學校領養,查詢可致電: 2488 1978 。

反思:保育政策多問題

大家都知種樹有多種好處,可以令空氣清新、減低溫室效應等等。香港的樹木面臨多種人為因素的生命威脅,究竟又可否利用人為因素作出保育,以補救不足?老師宜從以下各方面,引領同學思考現時香港保育樹木政策的問題,及建議解決方法。

種植方面:少種本土樹

為了綠化市區,種植的樹木當然愈快高長大愈好。因此,當局許多時都會種植一些上文提及過的先鋒樹類,這些樹都是從外地引入,非香港本土生,例如紅膠木、台灣相思、白楸等。有何問題?

樹生長出來,起到綠化作用不就可以嗎?其實這會影響整個自然生態的。外來品種很多時會出現一種「對立效應」 (Allelophathy) ,其根部會釋出一些汁液,就像打「化學戰」一樣,令其他品種不能生長,例如桉樹。以紅膠木為例,其枝葉落在地面後,數年也不會腐化,不能成為昆蟲的食物;缺少昆蟲,其對上一層食物鏈──鳥類,也難以生存。

周錦超博士表示,香港自九十年代開始已多種本土樹,比例約佔一半。但早前愉景灣山火地段,將會再種植的六十多萬棵樹,卻全是外來品種,如此就有危機,生態或受影響,萬一遇到專門攻擊這類外來品種的病害,在沒有本地品種分散風險的情況下,整個山頭的樹木都有生命威脅。

管理方面:少中介統籌種樹

同學能說出現時香港負責種樹的部門名稱嗎?其實大家隨便說一個也會答中。因為香港負責種樹的部門繁多,例如康樂文化事務署管理市區綠化和園內的綠化、工程拓展署在開山築路後又可種樹綠化、馬路旁的植樹由路政署處理、自然及漁農護理署只管理郊野公園內的樹木、公共屋村內的樹木就由房屋署負責、假如水務署有工程要掘路,完工後有需要種樹也可親力親為。有何問題?

各部門目標及資源不同,缺乏一致方向,若出現一些不合市區四周環境的樹木,如狹窄的街道種植要橫向發展的榕樹或鳳凰木時,不但要經常派員修剪樹幹,樹木的粗壯根部又會影響地下水管或電線,阻礙維修工作。另外,市區高樓阻礙了陽光照射,例如種在灣仔駱克道的白蘭樹,因缺乏大量陽光令生長欠理想。

種樹宜由一部門作統籌,有智慧地選擇所種樹林,才不會苦了樹木又達不到綠化環境的效果。

法例方面:保護條例不足

當局有一《古樹名木冊》,列出許多品種珍貴,或具歷史價值的樹木,有的全港只此一棵,可是,當局卻沒有在樹上掛上牌子作介紹及教育市民愛護這些樹木;現行《林區及郊區條例》、《郊野公園條例》等保護樹木法例亦不足夠,即使違例損毀樹木,最高判罰只是二萬五千元。有何問題?

法例不嚴,自然不受市民重視,大家亦不會小心保護樹林,同學認為要怎樣立例才對樹木有保障?

許願樹小檔案

今次發生意外的許願樹已是第三棵。據說,第一代許願樹本生長天后廟旁,但六十年代被火燒毀,村民就以村口的大樹作為許願樹;後來又在被燒毀的許願樹原址,重新栽種一棵細葉榕樹,故現時共有兩棵許願樹

而位於村口的一棵據說主求家宅平安;另一棵位於村內天后廟旁,主求姻緣;今次發生斷枝意外的許願樹,就是村口的那一棵。

至於為甚麼要向樹拋擲寶牒,傳說是抗日戰爭結束後,有村民久病不瘉,向樹前的土地公祈福後痊瘉;村民相信,只要在寶牒寫上名字、生日,以及祈求的事,將連著水果的寶牒拋上樹而不跌下,祈求的願望便可實現。

多媒體參考資源

~ 中國歷史教育學會 (關於林村許願樹) :http: //www. ches. org. hk/site1/report5. html

~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http: //www. kfbg. org. hk/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古樹名木冊:http: //www. lcsd. gov. hk/green/tree/cultural. php? lang=b5

~ 樹木谷:http: //www. hktree. com/general /tree. htm

~ 香港樹木:http: //www. hktraveler. com/hktree/hktree_body. htm

~ 《香港市區冠軍樹》詹志勇著

~ 《樹的生長》AndreuLlamas著;FranciscoArredondo繪圖;王悅譯

~ 《園林樹木養護問答 240例》宋小兵等著

~ 鏗鏘集《無言的樹 (香港樹木) 》鄺翠娟編導;香港電台電視部,1996

 

大埔林村許願樹「折臂」,再次引起市民關注本港保育樹木的問題,尤其是近年有不少樹木遭受到無理的砍伐或過度修剪,令人質疑是否缺乏法例以保障本地的樹木,抑或香港人對樹木的保護意識仍處於頗低水平呢?

維也納斬樹 全民投票

最早為保護市區樹木而立法的地方是夏威夷州,明文規定不論在政府或私人土地上,凡高於八英尺的樹,若要砍伐或移植,須先作申請。維也納為了保護七株大樹不被砍伐來興建一所大學,更要進行全民投票。至於鄰近的台灣,有一九九九年底宜蘭縣通過《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後,台北縣、台東、屏東、台南、台中、新竹等地也紛紛確立相關保護樹木的法例。台北市也在二○○二年十月通過《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並在法例執行三個月後,便發出一張五萬元台幣罰單予因為過度修剪私人園庭中的一株老樹的主人。

早在七十年代,香港政府便在土地契約中加上保育樹木條文,當有受契約管制的樹木受砍伐,地政總署便會處以懲罰性土地補價,並要求重新植樹補償。例如,二○○四年七月底,在九龍塘畢架山新樓地盤,發現承建商超額砍伐三百五十株樹,被罰款二千萬以及補種樹木,才獲發滿意紙。

當然,在政府土地上,樹木相對地較安全,因為牠們除了受到《林區及郊區條例》、《郊野公園條例》、《刑事罪行條例》和《盜竊罪條例》的保障外,在遊樂場地和花園內的樹木,更受到《公眾壎秅峊型F條例》的保護。

特區政府在二○○二年十二月成立了一個由環境運輸及工務局主持的跨部門綠化督導委員會,在上年度已種植一千五百萬株樹木、灌木和時花,現時全港約有七成的土地種有植物,在市區樓宇密集地區平均綠化覆蓋率達百分之十八點四,高於紐約(百分之十三點五)和東京(百分之五點八),但卻低於上海(百分之十九點八)和新加坡(百分之二十三點二)。

從數字統計上,香港綠化工作確實有一定的成效,而保護樹木的相關條文亦處處皆見,但為何仍然有不少企業或個人漠視法例呢?上年八月,北角寶馬山管理公司私自砍樹,九月屯門悠然自居干擾或砍樹一百三十株,九月大埔圍頭村百年荔枝樹被砍,直至月前仍然出現汀角路斜坡砍伐數十株樹木……。

強力阻嚇 不容破壞

本港是否需要一個專責保護樹木法例,可以詳加研究,但最重要的是如何加強現存條例中的阻嚇力,因為罰則只能待樹木遭受破壞後才能祭出,這只是治標而不治本的方法,畢竟樹木一旦被砍伐後,根本無法作出補償,三千萬真的可換回二百五十個生命嗎!樹木除了生態價值外,也是見證社會歷史和文化的遺產,不少古樹更陪伴不少香港人走過漫長歲月、經歷社會變遷,為人們提供不少人文的空間。

雖然政府正制訂古樹名木登記冊,並已把約九百株樹木納入冊內,不過,古樹能否成功存活,莫過於決定牠的生活環境會否出現發展工程,因為雖有法例或名冊對古樹加以保留,但卻可以「遷移」--即先移往他處,直至完工後再移植原處。「移植」---移往他處種植,會帶來死亡的厄運。首先,古樹如老人一般,移居他處必會難於適應新的環境,古樹更甚,不同的氣候、日照、水分、養料等都足以令牠枯謝。況且,不少移植工程都會先把樹枝或樹幹砍掉後再種植,這樣必會對古樹造成嚴重的傷害。

台灣移樹 存活率 100%

台灣花蓮怡園專家陳勝德成功移植八、九百株古樹,存活率逼近百分之百,他指「人有人相、樹有樹形」,樹若能不砍枝幹就應盡量避免,應把樹木當作人來照顧看待,樹木才能生長良好,但本港不少被移植的古樹,往往砍掉了一半樹幹,更會出現傷痕處處,怪不得難以存活。

屬世界知名旅遊景點的林村許願樹終因「積勞成疾」,需要休養生息10年至20年;身兼林村鄉公所名譽會長的大埔鄉事委員會主席張學明相信,許願樹的「休息」對該村經濟發展不會造成影響,因村民絕大多數均是出外謀生;惟基於此乃一聞名於世的旅遊地點,建議政府善加利用許願樹對出之長廊,既讓許願樹得以休養生息,也可繼續其接受善信祈福的使命,並妥善處理附近的小販,收一箭三鵰之效。

許願樹的其中一條支幹折斷後,有關政府部門、私人企業及民間團體已陸續展開「救樹行動」,大埔民政事務處亦於上周邀請了剛由澳洲到嘉道理農場的林木專家協助修樹。其中,有30年修樹經驗的澳洲專家Kenyon指出,大樹健康狀G極差,預計需要10至20年時間方能復元。

他表示,許願樹的「致命傷」並不是市民拋擲寶牒的行為,而是樹根周圍所鋪上的磚塊、混凝和瀝青,令大樹根部長時間沒法吸收水分及氧氣,引致其枯死。

每年清理費達十萬

身兼林村鄉公所名譽會長的大埔鄉事委員會主席張學明指出,許願樹生長於官地,政府理應全權管理之,但過去10年鄉公所都是以義務性質進行打理,目的乃保護附近一帶的環境,而單是清理許願樹每年所需費用便達港幣10萬元,鄉公所已再無能為力,故於4 年前已向大埔民政事務處提出由政府保養的問題,惟當時所獲得的回應是政府沒有責任,而食物環境衛生署亦指樹上的寶牒並非垃圾,因此亦不願承擔有關責任。

張學明表示,有關回應實令鄉公所沒法接受,故鄉公所亦於去年決定不再義務清理之。他批評,目前政府承辦商的清理次數稀疏,而許願樹附近的小販又位於官地,作為管理小販的食物環境衛生署亦應作出完善管理。

倡長廊種樹供祈福

他續謂,許願樹作為一個世界知名的地點,又位於官地之上,政府實屬責無旁貸,例如在許願樹與林村公立學校對出之一道長廊,種植一些具形象性的樹木,讓遊人把寶牒或祝願掛在樹上,繼而一直往許願樹方向前行及參拜,既讓其得以休養生息,亦可繼續其接受善信祈福的傳統使命。

至於現時在許願樹下和通道出入口擺賣的小販,則可安排在足球場附近的空地繼續經營,讓騰出的位置變成遊人的步行區,減低人車爭路的風險。

被問及自政府在許願樹枝折塌下後,禁止遊人向其拋擲寶牒,令該處變得冷清,這對該村所造成的影響時,張學明直言,由於村民絕大部分都是出外謀生,故有關事件不會對該村的發展造成影響。

 

身為樹木專家的詹志勇,對保護城巿樹木生態不遺餘力,他說在兩年半前,已向當時的區域環境地政司任關佩英提交樹木條例報告,但意見不被採納,直至近來發生許願樹折斷事件,他又提出定立樹木條例的重要性。

詹志勇昨日在電台節目上提及,巿區有很多古樹,包括石牆古樹和冠軍樹,是本港珍貴的自然及古跡遺產。

他說:「位於中環美利大廈停車場的節果決明樹樹齡接近一百年,在香港屬罕見樹種,春天開花時鮮艷奪目,遠看仍然很茂盛,不過看近一點,原來樹幹曾經因腐爛而折斷,樹身亦長出真菌。」

在九四年撰寫《香港冠軍樹名錄》的詹志勇表示,現時本港保護巿區樹木無法可依,比起外國落後三十年,為提高公民生態保育意識,內地也會在樹身或樹旁掛上名牌,讓人們認識樹木的品種,但本港至今仍缺乏全面的育樹政策,加上植樹工作原始,所種樹木又未得悉心栽培,便很易枯萎。

要阻止發展商肆意砍伐樹木,詹志勇在樹木條例報告中設計了一套樹木估值方法,就是按樓價的高低來計算受影響樹木的價錢賠償,最高定價可至五百萬,其條例大致可分為三大方向:一要有獨立專責部門;二讓巿民參與,成立非官方委員會;三是長遠計劃綠化政策,勿腳痛醫腳,應發展完善的「景觀科學生態網絡」。

 

大埔林村許願樹部分樹幹折斷倒下後,民政事務總署署長陳甘美華表示,仍與專家商討妥善保育許願樹的方法,為確保許願樹的樹根可吸收充足水分,政府正考慮將石屎移走,亦會在樹旁掛上告示,提醒市民不要再拋擲寶牒。

陳太補充,日前已與本地旅行社聯絡,希望他們轉告到許願樹參觀的遊客不要拋寶牒。她續稱,林村鄉公所亦建議在村內設木架,供市民掛上許願物品,代替向許願樹上拋寶牒。

而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常任秘書長郭家強表示,許願樹受到不必要破壞,只剩下三成生命力。他強調,當局在進行任何發展工程前會考慮保育問題,包括保護或遷移受影響樹木,他稱港府已有完備的保護樹木的政策,暫不考慮訂立新法例。

 

林村的許願樹不堪遊客濫擲寶牒,檢查後需要療養,政府宣布「封樹」。數十名在附近擺賣的攤販一度與警方對峙。聽一聽人們的聲音:「封殺旅遊業!」「救了大樹,殺了傳統!」「要求政府購回寶牒!」

本欄一向非常不滿「港式煽情及誇張,甚至囂張的口號」。政府「封樹」乃保養此尊貴之「靈樹」也,以免它病中仍受摧殘。有理解力的人會明白這邏輯。許願樹是靈樹,是信眾敬仰的神靈(歸入萬物有靈論內的神靈),大家敬仰它,才向它許願,期望靈樹靈驗心想事成的。今天,靈樹軀體受傷染病,壽命不保了,善信們總該合力保護它,至少讓它「休息」一段時間,放「靈樹」一段「病假」吧。政府保養許願樹意即在此,怎可以胡亂指為「封殺旅遊業」呢?「旅遊業」三字代表廣大的旅遊景點、政策……等等,「封樹」屬一宗小小事幹,何德何能「封殺」?算是「封殺林村一帶旅遊」也乏理,林村仍有其他景點可去,怎叫「封殺」?真混帳焉!

至於中大教授所說,拜許願樹是「朝聖行為」,突然不讓擲寶牒,缺乏此動作,便會產生失落感。改為「掛牒」,掛在欄杆,亦失此獨特性,「救了大樹,失落了宗教感和希望,摧毀了傳統」。本欄不敢苟同也。正如上述理由,相信靈樹能滿足擲寶牒寄願望的人,必不望靈樹枯死,知道它要休息養病,便不去勞役。講「宗教感性」?靈樹感情,人與靈亦有感情的,誰願此靈樹不久死去?故此「救了大樹」,同時滿足了善心的信眾關懷靈樹之心,同時表現了中國傳統對「萬物有靈」的各種天然神靈的敬愛。舊時,一塊社公石,村民不讓孩子亂踩亂踢哩!小販們的生意斷了,唉,無法靠樹吃樹,樹病人飢,自求多福吧!要求政府購回寶牒,此乃「殺雞一役的後遺症」,完全乃意氣之語。本欄對小販寄予同情,同時希望立法會議員們有點理智,係又幫,唔係又幫,香港添煩添亂呀!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常任秘書長郭家強表示,林村許願樹只剩下三成生命力,是由於受到不必要的干擾和破壞。他認為,港府在保護樹木方面,已有完備的政策,暫時沒有考慮訂立新法例。

制定珍貴樹木名冊

他指出,地政總署在審批工程時,會考慮對樹木的影響,有關部門進行工程前,也會評估是否破壞樹木,包括研究如何保留珍貴及有價值的樹木,漁護署並已對珍貴的樹木,制定了名冊,至於私人土地上的樹木保護,就要尊重業權人的權利。

另外,民政事務總署署長陳甘美華表示,仍然與專家商討,大埔林村許願樹的保育方法,考慮改以其他祈福方式,代替拋寶牒習俗。其中,林村鄉公所建議效法日本的寺廟,設立木架讓遊人掛上許願牌,或在村內設置鐵架讓市民拋寶牒。

 

 

許願樹傷勢不輕,需要外援救治。2名澳洲樹木專家聯同「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10多名農場員工,昨日應大埔民政事務署邀請,到大埔林村為許願樹急救。專家說許願樹被破壞的程度非常嚴重,就算現在搶救成功,建議今後不要再向老榕樹拋擲寶牒和點香,否則已經超過一百歲的老榕樹,「性命」堪虞。

倘再受破壞性命堪虞

  急救許願樹的方法,主要是將大樹的所有枯枝和受蟲害的部分拆去,並將樹的根部泥土翻鬆,讓樹木重新汲取養份。不過,這種急救方法最重視技術。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植物保育部高級經理周錦超博士表示,許願樹屬細葉榕,這樹種在香港十分普遍,但甚少像許願樹般可能年近200歲壽命。

剪枯枝移石磚翻泥土

  他指出,拯救許願樹需要進行3個重要工作,包括修剪樹的枯枝和拆去受蟲害和被火燒過的部分,將圍繞壓實許願樹的磚塊和石屎拆除,並翻鬆土壤,令樹幹重新汲取養份,使許願樹有更多空間生長。

  為許願樹做搶救工作的是來自澳洲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兩位樹木專家Philip Kenyon和Rodney Hall,他們剛來港為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員工提供工作坊,教導員工管理樹的知識,及攀上大樹做修剪的技術。

  周錦超表示,市民不應再繼續將寶牒拋上許願樹,以免令許願樹再受傷。他認為,許願樹最快數月才能康復,但以後若繼續由麻繩和尼龍繩綑蚞薸F,任由香燭燒掉樹根,許願樹終有一天會枯死。

蔡素玉倡立例保古樹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蔡素玉已向立法會提交「2004年林區及郊區(修訂)條例草案」,立法保存香港古樹和著名樹木,條文希望保護樹齡超過100年的古樹,和屬於稀有樹種、具有歷史、文化和重要紀念意義,及具有獨特生態、科學研究價值的樹木,同時也保護樹型特大特高的名木,若法例通過,相信林村許願樹會被納入受保護範圍。

 

嘉道理農場工作人員昨日聯同兩名來自澳洲林木專家到大埔林村,為許願樹進行保養,但卻發現擲寶牒不是許願樹的致命傷,而是樹幹曾被火燒,加上吸引水分不足所致。

兩名澳洲林木專家及嘉道理農場林木管理隊昨日應民政事務總署邀請,協助林村許願樹的復修工作。他們首先爬上許願樹,鋸走樹上枯枝,又觀察樹木健康狀況,之後掘起許願樹周圍路面磚塊,測試泥土樣本。

泥土被壓實健康變差

他們檢查許願機的枯枝及土壤後認為,擲寶牒不是許願樹的致命傷,而是許願樹早前因發生多次火警,令部分組織已被燒所引致。此外,專家又指,他們在許願樹身發現不少由尼龍繩造成的傷口,而由於許願樹長期有人經過,及有部分樹根被石屎封住,令泥土被壓實,影響樹木吸收水分,亦是引致許願樹健康轉差的原因。

專家認為,不應該繼續將寶牒拋上樹上,同時又建議將圍繞許願樹的磚塊拆除,翻鬆泥土,令許願樹可以更多空間生長,讓許願樹休養生息。專家又表示,短期內不會再有樹枝折斷的危險。

 

嘉道理農場人員聯同兩名澳洲樹木學專家,昨日到大埔林村「會診」許願樹,並鋸走部份枯枝及撿走根部的泥土樣本進行化驗。專家認為,掟寶牒並非許願樹的致命傷,反而因為許願樹曾遭火燒,以及有關部門不擅種植,用石屎磚覆蓋根部,導致樹木缺水缺氧而加速其枯萎程度。

磚蓋樹根是致命傷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高級經理周錦超,昨日聯同一名來自澳洲墨爾本大學的樹木學講師及其助手,到林村研究如何保護許願樹。工作人員登上升降台鋸走樹枝的壞死部份,又掘起地面石屎磚,取走接近根部的泥土樣本作進一步化驗。

澳州樹木學專家Phillip Kenyon指出,掟寶牒上許願樹的傳統並非導致大樹步向枯萎的致命傷,問題是樹根被混凝土和磚塊覆蓋,加上曾經被火燒,以致日益衰弱。他促請當局盡快撬起所有石屎磚,讓大樹休養生息,但估計要保育二十年才可以令大樹「康復」。

另一方面,關注保護大自然及文化古[的長春社,昨偕同立法會議員蔡素玉,到來許願樹發起「愛心保護許願樹行動」。蔡素玉批評政府管理失誤,又缺乏法例監管保護郊野林木。蔡素玉將會向立法會提交修訂《林區及郊區條例》草案,建議把一百年以上的樹木列為「古樹」,與屬於稀有樹種,具有歷史、文化、重要紀念意義、具有獨特生態、科學研究價值,或樹形特大特高的「名木」,一併受到保護,任何人不可砍伐或作任何損害行為。

許願樹「斷臂」事件發生近一周,昨首次接受「療傷」,兩名澳洲樹藝專家聯同嘉道理農場10名樹隊職員,游繩爬樹修剪壞死枯枝,並揭開地磚檢驗許願樹的樹根。結果發現大樹傷痕纍纍,樹根被泥土及地磚壓得透不過氣,引致霉爛,感染真菌的樹枝更長出真菌菇,部分樹幹也被燒成如炭一般的枯木。專家預計,許願樹要回復健康需時10年,並警告市民不應再向樹幹擲寶牒。

游繩 吊臂 登樹檢視枝幹

樹隊成員昨以繩索及吊臂攀上樹頂逐條枝幹檢視,被鋸出來的壞枝顏色瘀黑深啡,枝節脆弱,其中部分更長出真菌菇,與寶牒的尼龍絲糾纏一起,估計已生長了6至12個月。

樹隊又揭開石屎地磚,發現磚頭下是一層壓牢如石頭的泥土,樹根被壓在下面,長期缺乏空氣和水分,部分出現霉爛。由於懷疑寶牒橙酸染污泥土,樹隊撿走泥土樣本作化驗。

澳專家修樹30年

嘉道理農場昨受民政事務署委託,由澳洲墨爾本大學樹木栽培學講師PhilKenyon帶領10名嘉道理職員為許願樹修枝。有30年修樹經驗的澳洲專家Kenyon說,大樹健康狀G極差,鋪石磚的管理措施亦不當,預計需要10至20年復元,若能5至10年康復已算「很幸運」。

保育主任:今起復修 可長命百歲

Kenyon認為,大樹周圍應劃出管制區,限制人流,讓樹根可吸收營養,不能再向樹幹擲寶牒。嘉道理農場高級保育主任蘇國賢表示,榕樹生命力很強,若由今日開始做復修,大樹4年後不但不會枯死,甚至可長命百歲。

拯救許願樹專家小組的詹志勇教授亦指出,有必要在大樹四周劃定限制區,可舉辦公開比賽設計代替品讓市民扔寶牒,小組下周會進一步研究修復土壤和樹根之法。

早前向立法會提交私人議案建議修例保樹的議員蔡素玉,昨聯同長春社到場了解情G。蔡指出,政府現時護樹工作極不足,沒有統籌部門、沒保護程序、樹木名冊不齊全,多年來不少古樹已遭破壞或砍伐,她促請政府關注護樹工作。

 

春節假期外遊,在外頭讀到的唯一香港新聞,是一株老榕樹不堪信眾不住把一雙雙的橙夾茬\願紙向它投擲,要把這「橙加紙」統稱寶牒的物體u掛在「樹枝上」,這許願樹不勝負荷,就塌了一部分。

  就鞏固了一個印象:香港果然是世上最大的唐人街,唏哩嘩啦,滿天神佛。

  且聽聞一眾本地婚齡女子湧往去拜姻緣石,祈求靈石賜下良緣。這樣說,大概擺脫不了一點不以為然的語氣,用的準繩,自然是現代社會的一套大圍觀念:拜樹拜石,屬比較原始部落民族的行為。卻是,沒有誰就有權把這些行為貶為迷信。許願樹者,跟正式的向流星許個願分別不大;而拜石,與西方少女剝花瓣、削蘋果等祈偶行為也基本一樣。

  信仰無疆界,佛祖的輪迴涅槃,耶穌的愛心神蹟,既可叫之做信者得救,自然也可以給標籤為迷信。馬克斯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毛澤東信奉馬克思,自然也是個無神論者。最諷刺的是,直至去年北京遊,仍見有首都的計程車司機,會在車廂內掛上毛主席肖像的護身符,望毛主席保佑駕駛平安。共產大國無神論的領導人,死後給化身為神,肯定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一大文化奇景。

追溯新聞的象徵意義

  許願樹這條新聞,或讓外人覺得香港精神「落後」,純屬不幸。事實是,不比五十萬香港人上街爭民主,向老樹擲橙許願的行為,只是本地人口中之極少數的選擇。新聞界,尤其是國際新聞界追求風俗獵奇的心態,歷久彌新,沒法度。事實是要追溯新聞的象徵意義,許願樹肯定帶出環保議題,姻緣石也點出了本市女多男少的社會現象(港男且有北上求偶趨勢),都是值得探討的章回。

  饒是「滿天神佛」,中國人沒有一套宗教作國教凝聚力。慈禧話說信佛,做出來的只讓人覺得這是個殘忍成性的老太婆。

  近代西方的社會生物學家說,有宗教信仰,有利一個社會以至民族的進化。有基因專家甚至提出論說,謂宗教傾向,取決於遺傳因子。若真有這樣的基因特質,華人的大概就多而雜。看我們恭奉的對象,由關公灶君至觀音天后,屈指難數。不可低估宗教力量

  華人也就缺乏由宗教而生的政治凝聚力,看布殊險勝連任美國總統,還得多謝傳統基督教兼強烈右傾各大州中的選民支持。看烏克蘭大選曾出現舞弊,人民激憤,還得由各個主教公開亮相說項,幫助撫平社會情緒。當然,針無兩頭利,人類歷史上多少血流成河的戰爭,多少連綿不絕的血腥衝突,都以宗教之名發起。眼前的恐怖主義相對西方文明,就往往亦叫做伊斯蘭相對基督教及天主教,統稱耶教。 毛澤東錯信了馬克斯,馬克斯嚴重低估了宗教信仰力量。馬克斯同時錯誤地認為,由法國大革命衍生的現代愛國主義(modern nationalism),只會式微。不,不但沒有式微,且更演變為狹隘激烈的愛國主義;九一一後的美國如是,每有任何風吹草動的中國如是。這款愛國主義,可以成為宗教以外最有威力的施政武器。

  一番雜思,源自一株給「打殘」的老樹。一株是一株樹,全球的環保大前提,是溫室效應。美國至今不肯認可一份《京都議定書》的國際約章,實踐齊齊減低廢氣排放的承諾。在香港投上撰文,動不動吹捧「美國好而妙而呱呱叫」,至把香港比作伊拉克的旅美學者,太忙於作一個美式狂熱右傾分子狀,不方便提這個。

  本文文末仍得一提的,是發起元旦「領匯」遊行之一的自稱理性持平論政團體,曾宣布會在驚蟄當日發起「打小人」!

 

我的願望是考到香港大學。---屯門預科生阿強

我的願望是中三T。 ---沙田陳有

我的願望是今年嫁得出。 --中環阿嬌

我的願望是,希望大家不要再許願。 ---林村許願樹

世界上只有許願樹的願望是,希望大家不要再許願了。

一人有一個願望,一日便有過萬人來許願,願望樹就承受超過萬磅的願望壓力。這是保守估計,還未計算,一個人平均掟三次才成功掟寶牒上樹,想一想,樹如是人,硬接從四面八方掟過來的橙,每日八小時,避無可避,閃無可閃,強健如阿諾舒華辛力加捱不到三天都會被掟散!

人怕出名,豬怕肥,願望樹一舉成名,捧上神^,不單斷樹幹,而且出現腰折、裂皮,如不及早療理,只有三年壽命。這棵許願樹橫禍飛來,死因是監生被人膜拜而死。

大樹有靈,如果不是被壓死,都會捱死。每日接收成千上萬個願望,要逐一實行,肯定做死,哪怕只是看一看,也會精神分裂而死,市民願望又多又雜,根本是互相矛盾,無法同時實現。

願望之神常陷入「關帝的兩難」,賊佬拜關帝,不要被警察捉到,警察又拜關帝,希望盡快破案。做人難,做神難,做關帝難上加難!人有許願之心不是罪過,只因願望太多,供許願的樹太少。要保護許願樹,是盡快開發多一棵許願樹,分擔一下許願樹的壓力。

最佳地點是政府總部門口的大榕樹,歷史悠久,枝葉茂盛,讓市民將願望的寶牒掟往樹上,反正,市民都習慣天天來示威,向政府許願。

 

許願樹折幹如竭澤而漁 須堵塞公共財管理漏洞

大埔林村許願樹,因無法承受纏繞樹身的大量寶牒,一截巨大枝幹前日折斷後,昨日仍有市民許願拋寶牒,罔顧大樹的安危,這種「損樹利己」的行為,充分反映「公共財」在產權不明確的情G下,問題叢生。如果不及時採取挽救措施,這棵為不少市民和遊人帶來希望的許願樹,將會被趕上死亡之路,在大埔林村消失。

林村許願樹的遭遇,是生態學家哈定 (G . Hardin )所稱「公共財悲劇下場」的一個典型。在沒有私有產權保護下,公共財產最後會因濫用而消失。

對於瓜分公共財「租值」的行為,產權經濟學家甘比克 (J . Umbeck )對加州掘金潮,以及張五常對海魚採捕的分析,都闡明了這種行為本質──由於人人爭相掘金、竭澤而漁,他們所投放的工具成本、時間和心思的機會成本,會不斷增加,累積至一定程度,最終抵消了這些「公共財產」的價值,使公共財出現「租值消散」 (Rent Dissipa-tion ),化為烏有。

大埔林村許願樹本是林村公有,像大海的魚,都是一種「公共財產」;因此,無論遊人或市民都沒有好好保護的動機,拋擲寶牒許願均出於私利,完全不會考慮到大樹的承受能力。在沒有限制拋擲的情況下,許願樹最後弄到「遍體鱗傷」。

前日枝幹折斷的許願樹,已是第三代──第一代的許願樹被寶牒拉斷枝幹,枯萎而亡;第二代則慘遭香燭活活燒死。悲劇收場早有前科,為何政府和鄉公所都沒有引以為鑑,好好保護這個為香港旅遊業帶來收益的大樹景點?

由於沒有好好總結前二代許願樹「橫死」的教訓,令到第三代的許願樹前天亦慘遭斷臂之苦;在此之前,她已曾多次遭香火焚燒,傷痕纍纍。

對一些人來說,許願樹是搖錢樹,每逢農曆新春,大批市民和遊人前往拋寶牒,便賺個盤滿缽滿;但對許願樹來說,則要接受連續多天的煎熬,恍如受刑。民政署和鄉公所顯然沒有足夠警惕,對許願樹的傷痕「示警」

毫無反應,任由她受摧殘,致折枝斷幹;根本原因,是對公共財疏忽管理,任由「租值消散」,因為這些損失不會算到自己頭上;而且疏忽管理的責任,往往由「集體」負責。許願樹成為著名的旅遊景點,產生了正面的「界外效應」,她變成售賣寶牒小販的「搖錢樹」,但鄉公所卻不願為公產獨力承擔管理及保養大樹的費用,今年清理寶牒的工作便由民政署負責,換言之,是用公帑補貼寶牒小販經營。

當民政署把清理寶牒的工作外判,外判公司遂依合約辦事,在年初四只清理寶牒一次,結果許願樹折幹,究竟哪一方須負責,以至互相卸責,其實都指向同一問題:公共財管理權責沒有清晰界定。

如今亡羊補牢,挽救許願樹的短期措施,可考慮以「願望架」承擔寶牒,又或暫時禁止拋擲,讓大樹有一個喘息療傷的機會;但為了許願樹的可持續發展,民政署和鄉公所必須把管理許願樹的權責清晰界定,讓公共財可免陷入竭澤而漁的雙輸局面。

涉及管理和保養許願樹所需的資源,可透過發牌給寶牒小販經營來分擔,並利用合約,清楚訂明有承擔保養大樹的責任,由各方履行自己的權利和義務,使這棵具旅遊景點價值的許願樹,能夠煥發生機,繼續為市民和遊人增添希望;政府則應舉一反三,好好檢討今次許願樹所暴露的公共財管理問題。